俠客島批宋冬野發文叫屈:任何時候都必須對吸毒一票否決

山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

2021-10-14 13:48

字號
最近,微博上看到此前因吸毒被拘的藝人宋冬野發了篇小長文,為自己叫屈。委屈啥呢?因為5年前的吸毒行為,他近期的演出遭舉報被取消了。
宋冬野覺得自己很委屈,但他理由是什么呢?
他覺得藝人工作壓力大,創作過程太痛苦,是抑郁癥和精神疾病的重災區,所以很難抵抗毒品的誘惑。
他辯解稱自己跟“緝毒警察之死”沒關系,因為他認為“在毒品這件事上,‘供’一直單方面創造著‘需’”“販毒才是犯罪行為,吸食毒品者只是受害者”。他覺得自己已經為吸毒被拘付出了代價,5年了還不讓他出來公開演出,簡直是太過分了。宋冬野微博被禁言。圖源:微博

宋冬野微博被禁言。圖源:微博

正像網友們批評的,從宋冬野這篇文章中,看不到一點反省的意思。因為藝人工作不好干,所以抵擋不了毒品誘惑?這都什么邏輯!在國外音樂圈、搖滾圈里,有多少吸毒的“前輩”年紀輕輕就嗑藥死的,好的不學,非學這個?我們常說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難道壓力太大就得去吸毒?
而所謂供需關系就更無稽了。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沒有市場,哪來賣家?早些年,是買家對皮毛、象牙的需求,催生了大象、藏羚羊等野生動物的盜獵者。同樣,是癮君子群體支撐起旺盛的毒品市場。要是人人都不吸毒,毒販子的毒品賣給誰去?宋冬野的確沒有把子彈射向緝毒警察,但一個個吸毒者掏出的真金白銀,讓制造、販運毒品分子有了可以武裝自己的資本。
為什么我們如此堅持對吸毒的劣跡藝人零容忍,甚至不惜絕了他們的后路?因為其作為公共人物有很強的示范效應。試想,如果一個具有大批受眾、粉絲的公眾人物,因為吸毒等違法問題被禁一段時間后又可以平安復出,繼續安心接受粉絲追捧、賺大錢,公眾是什么感受?難道違法犯罪無所謂,雪藏幾年又是一條好漢?
應該說,中國是世界上對毒品容忍度最低的國家之一,100多年前的鴉片戰爭至今讓所有中國人視為國恥。舊社會,毒品在中國極度泛濫,導致國力衰微、社會渙散、人民健康受損,“東亞病夫”的稱號怎么來的?是躺在炕上抽大煙抽出來的。毒品作為一種社會癌癥,一旦開了頭,想要根治很困難。上世紀80年代美國想根治毒品,CIA的探員都派到南美打擊毒梟了,可40年過去了,效果如何?(圖源:人民日報微博)

(圖源:人民日報微博)

中國真正根治毒品問題,在新中國成立后才得以實現。斗爭不可能一勞永逸,直到今天還有無數人在緝毒禁毒戰線上隱姓埋名、奉獻犧牲。
70多年來,中國犧牲在禁毒一線的公安干警高達4000多人,每年犧牲的緝毒警察是其他警種的4.9倍,受傷率更是高出10倍之多。若讓吸毒劣跡藝人堂而皇之地“一切從頭來過”,我們對得起那些犧牲的緝毒警察嗎?你們可以從頭來過,他們能死而復生嗎?
說到底,任何原因都不是吸毒的借口,任何時候都必須對吸毒一票否決。吸毒藝人如果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可以轉行做別的,勤勞致富沒人攔著。但要繼續承擔公共人物的角色,不行。這不是社會寬容度夠不夠的問題。我們允許公眾人物出名、賺錢、過風光日子,但同樣,公眾人物也必須承擔與其影響力相匹配的社會責任,而且這種要求比普通人更嚴格。一旦越線,就要承擔嚴重后果,付出應有的代價。
宋冬野最后發出一句疑問:這個世界會不會好?島叔覺得,無病呻吟和被害妄想癥不會讓世界變好,真正讓世界變好的,是那些無時無刻盯著毒品、與毒販子搏斗的緝毒禁毒戰士。
所以,宋冬野,甭委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么簡單的道理,成年人應該懂。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伍智超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宋冬野涉毒

相關推薦

評論(17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