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那些年,我見識過的健身私教的套路

閆曼

2021-09-30 21:2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合肥27歲女子上瑜伽課被教練生生壓斷大腿骨的事,網民震驚了。而且是粉碎性骨折,隔著手機屏都覺著疼。
編輯老師讓我寫點什么,我就吐槽一下我見過的“誤人子弟”的健身教練們吧。
作為一個常年定時去健身房報到的擼鐵者,我所見到的健身教練不在少數,他們一般都是原來從事其他行業的青年男女,因為身高外形條件不錯,可以交幾千塊錢去某某健身學院或者健身培訓基地,多則幾個月,短則兩三周,迅速拿到資格證后就可以在某個健身房成為一名健身或者瑜伽教練了。
這樣的教練群體水平可想而知。什么“鍛煉十分鐘,拉伸半小時”的劃水式授課,水是水了點,最起碼還安全。最麻煩的是,教練的錯誤動作模式有可能導致受傷。我曾親眼看見某教練在給學員示范了一個“手腕外翻”式臥推,學員照做之后捂著疼痛的手腕中止課程;也曾看見某個由于自己腿長,或者后鏈肌群(就是大腿和小腿后側的所有肌肉)并不柔韌的學員,深蹲時候無法做到教練的“深蹲時膝蓋不能超腳尖”的教條式要求,而導致深蹲時全身無法穩定,差點被杠鈴“砸扁”,嚇得從此再不敢踏進健身房一步……
而我作為一個自己訓練的女性擼鐵者,雖然沒有受到私教們錯誤動作的“荼毒”,但由于訓練的前幾年訓練痕跡并不明顯,常常被賣課教練騷擾:“我帶你可以一個月瘦15斤”、“你這樣練的都是死肌肉!”……這些都成了家常便飯,直到被一位賣課賣到“上頭”的女教練PUA說我“胸部下垂”,我一口老血吐出來:果然對女人最狠的永遠都是女人!
不過,后來我和我的“鐵友”們早已學會了對他們上課時候給學員們演示的錯誤訓練方式裝沒看見,而我們在一起做大重量訓練的時候,私教見了我們不僅不會賣課,還會繞著走,并將周圍的圍觀會員們迅速帶離。這就是我們“擼鐵者”們在健身房跟諸位私教們達成的心照不宣的默契。
由此可以理解為什么社交平臺上,消費者們對健身、瑜伽或者舞蹈教練們的吐槽如山如海。就這一點而言,力量訓練可能還好,私教教導失誤可能最多就是導致關節勞損或者筋膜炎。相比之下,瑜伽和舞蹈就是重災區了,像新一代“謀女郎”劉浩存,其母親所開設的舞蹈機構因為下腰不當,曾導致一名小女孩終身殘疾,這樣的慘劇網上一搜一大把。
 不用說身體還沒有完成發育的青少年,瑜伽和舞蹈這類對身體柔韌性要求比較高的運動,如果教練自己不專業或者防護不當,對成年人來講也并不安全。
就拿短視頻平臺上的瑜伽小視頻來講,從人體骨骼力線上看,短視頻中的瑜伽教練們很多都有膝超伸和盆骨位置不中立的問題,看著姿態優美,翩若驚鴻,其實她們自己傷病應該也不會少。跟著她們練,長此以往持之以恒,就算不會演化到置換人工膝蓋這么嚴重的狀況,以后大概率也得天天造訪中醫按摩館了。
于是現在商業健身房里無論是重訓一對一訓練還是瑜伽團課,生態就是這樣:教練們吐槽學員們不愿意續課,不樂意為專業知識買單,從而猛練賣課技巧,對消費者花式PUA;而消費者們對教練們的“套路”有所警覺,開始尋求“反套路”,自己運動體驗也并不愉快。
要我說,現階段健身房最大的矛盾就是人民日益增長的體育鍛煉需求,同現有從業人員旺盛的賣課需求以及自己“拉跨”的專業水平之間的矛盾。而“上瑜伽課被教練壓斷大腿”,只是這一矛盾最為激烈的體現形式,也是對大眾健身圈內“no pains, no gains ”這句舊雞湯的一個巨大諷刺。
這件事情引人深思,現有的持證的瑜伽健身行業工作人員,到底有沒有指導學員鍛煉的真正能力?而作為對體育知識了解甚少的普通消費者,又如何從商家重重賣課“套路”重判斷教練的專業水平?在我國的大眾健身行業逐漸成熟和規范的過程中,套路和反套路中產業的矛盾和博弈,恐怕要長期存在。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沈彬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健身私教

相關推薦

評論(6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