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村民舉報污染獲賠被判敲詐,無罪后申請五千余萬賠償獲受理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2021-09-27 18:5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因為舉報企業污染后獲得十余萬元耕地及農作物補償款,南陽李旭等三名村民被判敲詐勒索罪獲刑。三人均不認罪,并持續上訴。
2019年12月,此案終于得到河南高院指令南陽中院再審,此后南陽中院裁定,撤銷原判,將案件發回唐河縣法院重審。2020年11月5日,因李旭等人提出回避申請,此案被移送至南陽市方城縣法院審理。今年6月,方城縣檢察院對李旭等人作出不起訴決定書,認定三人的行為不構成敲詐勒索罪。唐河縣法院作出的國家賠償受理通知書 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唐河縣法院作出的國家賠償受理通知書 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無罪之后,李旭等人向唐河縣紀委、檢察院、法院同時遞交冤假錯案追責控告書,并于9月22日向唐河縣法院遞交了國家賠償申請,申請包括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損害人身健康后續治療費和家庭名譽尊嚴侵權損失等賠償共計5348萬余元。
9月27日,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從李旭處獲悉,三人已于當日收到唐河縣法院的受理通知書。
三村民持續舉報環境污染獲賠后被抓捕
李旭、李冬志、李基先是河南省南陽市唐河縣的三名普通農民。2013年,億瑞陶瓷公司在三人所在的村子旁建起了工廠。李旭告訴澎湃新聞,該廠建成后不久,他發現耕地的莊稼蒙上了白色粉塵,產量大大降低,地里還能聞到陣陣怪味。
唐河縣環境監測站2014年1月出具的“關于億瑞陶瓷鍋爐煙塵監測情況的匯報”顯示,該企業廢氣中顆粒物濃度遠超過儀器工作范圍,屬嚴重超標。
2015年2月起,李旭、李冬志和李基先多次向有關部門舉報反映。唐河縣環保局、南陽市環保局接報后,也先后對億瑞陶瓷公司的污染問題進行調查,確認該公司存在廢氣超標問題,唐河縣環保局對該公司處以罰款152萬元。
2015年4月13日,億瑞陶瓷公司工作人員與李旭等三人達成協議,對于公司在生產經營中給三人16.8畝耕地及種植的經濟作物造成污染,賠償人民幣12萬元。雙方簽訂的協議顯示,億瑞陶瓷公司要求三人收到賠償后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追究及再向上級相關部門反映申訴污染問題。
李旭告訴澎湃新聞,在簽訂之初,他們也曾要求企業許諾停止違法生產的行為,但協議書上卻只字未提。此后,億瑞陶瓷公司仍繼續排污。2015年5月,他們再次前往南陽市環保局反映污染問題,并電話投訴到河南省環保廳。
2015年6月5日,億瑞陶瓷公司的程良錙、韓基業找到李旭等三人協商,李旭當面提出了該公司在環保驗收前仍在繼續違法生產的問題。6月9日,程良錙、韓基業又約李旭等人在辦公室協商,雙方商定由億瑞陶瓷公司給李旭等三人追加污染補償款8萬元,先支付5萬元,剩余部分在兩個月內結清。程良錙現場向三人支付5萬元后又出具了3萬元欠條。
當年8月6日,李旭和李冬至來到億瑞陶瓷公司領取最后一部分賠償款時被警方帶走,并于當日被刑事拘留。當天未到場的李基先也于同日被抓捕。9月22日,李旭等人前往法院遞交國家申請賠償

9月22日,李旭等人前往法院遞交國家申請賠償

被判敲詐后重審,檢方決定不起訴
此后,唐河縣檢察院以敲詐勒索罪對三人提起公訴。檢方指控,李旭等人以億瑞陶瓷生產經營污染周邊農作物為由多次舉報,億瑞陶瓷被迫先后支付12萬元和5萬元,李旭等人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
2016年6月2日,唐河縣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為三人第一次獲得的12萬元賠償款系經管委會調解,雙方自愿賠償簽訂,不認定為犯罪,但第二次索要被害企業5萬元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最終,李旭和李冬志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李基先被免予刑事處罰。
此后,該案經唐河縣法院再審、南陽中院二審,均維持原判。2019年12月,河南高院指令南陽中院對本案再審。2020年7月20日,南陽中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裁定撤銷原判,將此案發回唐河縣法院重審。
南陽中院再審時,檢方曾提出8項“事實不清”,其中包括有無政府工作人員參與達成賠償協議的過程、三李的信訪內容是否足以讓涉案企業產生恐懼和害怕心理等。
李旭告訴澎湃新聞,他們第二次舉報的對象實為唐河縣環保局,三人還保留了上訪時的信訪事項受理告知書、處理意見書等證據。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這些文書中,三人確實未曾提及索要賠償的說法。在李旭看來,三人上訪舉報環保部門不作為被原審法院認定存有要挾污染企業賠款的動機,存在明顯的有罪推定。
案件發回唐河縣法院重審之后,李旭等人提出了管轄權異議,2020年11月5日,此案被移送至南陽市方城縣法院審理。
今年6月,三人收到了方城縣檢察院出具的不起訴決定書。方城縣檢察院認為,李旭等人的行為不構成敲詐勒索罪,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77條第1款規定,決定對三人不予起訴。
申請五千余萬元國家賠償獲受理
申訴5年終獲無罪,李旭等人要求有關部門對案件偵辦、審查及審理過程中的公職人員進行追責。7月9日,三人正式向唐河縣紀委、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同時遞交冤假錯案追責控告書。
驟然獲罪也給三個家庭帶去了巨大的影響。在出事前,李旭經營著一家電器商鋪,由于突如其來的官司,生意難以為繼,他被迫注銷了經營執照,依靠妻子打零工維持生活。其他兩人也因為被判敲詐而和家人產生矛盾,甚至影響到了子女的婚戀。
李旭說,他們依法維權并無過錯,因此失去自由有權申請賠償。9月22日,三人正式向唐河縣法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李旭、李冬志和李基先分別申請國家賠償1826萬余元、1837萬余元、1684萬余元,共計5348萬余元。
澎湃新聞注意到,總額逾五千萬元的賠償請求主要包括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看病后續治療費和名譽尊嚴損失費。
以李旭的國家賠償申請書為例,其要求賠償的1826萬余元包括,被羈押的302天的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33萬余元、3年緩刑監管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122萬余元、精神損害撫慰金300萬元、損害人身健康后續治療費200萬元、個體工商戶經驗倒閉損失費用17.5萬元、6年維權成本合理支出150萬元以及家庭名譽尊嚴侵權損失1000萬元等。
9月27日,澎湃新聞從李旭處獲悉,三人已于當日收到唐河縣法院的受理通知書。
唐河縣法院一日前作出的案件受理通知書顯示,經審查,三人的國家賠償申請符合立案條件,決定予以受理。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崔烜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污染舉報人,敲詐勒索,國家賠償申請

相關推薦

評論(69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