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多地拉閘限電,“能耗雙控”不背這個鍋

澎湃特約評論員 劉曉忠 ?

2021-09-26 20:3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針對東北地區居民反映的限電一事,9月26日,國家電網客服工作人員回復稱,實際上,東北地區已經首先對非居民執行了有序用電,但是在執行后仍存在電力缺口,目前整個電網有崩潰的危險,才采取了對居民限電的措施。
而事實上,最近一段時期,從企業用電到居民用電,從南方到北方,全國多地拉閘限電背后,都傳遞出了一個共性——為配合地區“能耗雙控”要求。
如前不久,多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稱:為配合地區“能耗雙控”要求,將削減水泥、電石、電解鋁、螺紋鋼等工業原材料產能。受供給減少影響,多種工業品價格不同程度上漲,有的甚至周內漲幅超40%。
“能耗雙控”該為拉閘限電背鍋嗎
六年前,中央提出的“能耗雙控”目標,是通過控制能源消耗強度和控制能源消耗總量,提高單位GDP能源利用效率,促進經濟提質增效、綠色發展,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等。
在過去的五年里,各地的“能耗雙控”任務執行得一直比較順利。然而,為何到了2021年上半年,部分地區能耗強度不降反升?甚至其中9省區被國家發改委列為一級預警地區,進而多地突然需要通過行政式的拉閘限電運動,來完成能耗目標?
顯然,中央的“能耗雙控”的目標和任務是既定的,并沒有出現標準更改和提高等現象。多地突然需要通過“拉閘限電”完成“能耗雙控”目標,暴露出了在過去幾年來,部分地區在執行中,存在明顯的打折扣問題。
部分地區在落實“能耗雙控”目標上工作做的不扎實,一旦遭遇供電側與售電側中存在的失配和錯位風險、電價市場化改革行至半途等問題,最終在“能耗雙控”硬約束下,各地就只能采取拉閘限電等行政手段應對。
當然,出現行政式拉閘限電運動,也與“煤電頂?!边@一多年來的頑疾有關。當前,我國煤炭價格基本實現了市場化定價,而電價方面還主要以政府指導價為主。
電價未能完全實現市場定價,源自電力領域輸配售電側改革,長期以來未能實現有效突破。而“市場煤”與“限價電”長期并存,導致煤價一上漲,發電企業難以正常實現價格傳導,最終影響了發電企業積極性。
同時,由于我國的電力結構中火力發電占比較高,風能、太陽能、潮汐能、水電能等綠色能源行業在成本和技術等方面的約束,暫時難以對火電產生強替代效應。
因此,一旦在“能控雙控”目標下,各地清理整頓煤礦等,影響電煤供給,為緩解電力短缺問題就只能通過拉閘限電等行政手段加以緩解,從而扭曲要素資源的市場價格,導致市場資源錯配,進一步放大經濟社會損失。
用市場化方式化解運動式限電
那么當前,要避免運動式拉閘限電,保障企業和居民的正常合理用電需求,需要從哪些地方著手呢?
首先,需要在目前完善居民和企業實行階梯電價的同時,適度放松電價的政府指導價,基于拉姆齊定價法則,對高能耗、高排放等企業實現懲罰性邊際電價,以通過價格倒逼企業節能減排和升級轉型。
其次,要加快推進碳排放市場交易。目前,主要以碳排放權交易的廣州期貨交易所已經成立,而且目前碳排放交易在技術上、制度上已經不存在障礙。盡快上馬碳排放交易產品,在為企業分配月度、季度和年碳排放額度后,要求企業只有從市場購買到碳排放權才能獲得用電資格,顯得迫在眉睫。
再次,還需要完善中央專項轉移支付與強化地方“能耗雙控”的績效責任,雙管齊下緩解部分地方“懶政”。
近年來財稅體制改革,尤其是營改增和土地出讓金轉為稅務部門代征等后,中央與地方的財事權出現了新的特征。部分地方政府自主財力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便在高排放、高能耗、高污染等項目采取變相放縱的做法,以通過做大地方財政收入總量,增加地方財力。
因此,要防范地方政府的“懶政”行為,需要適度完善中央專項轉移支付的力度和規模,以緩解地方政府財力自主不足現象。抑或適度調整中央地方財事權分配,將諸如教育、公共衛生等列為中央事權,通過中央地方在事權方面的平衡,緩解地方財政壓力。
總之,當前部分省區市出現限電、停產等問題,暴露了我國電力體制方面售電側改革相對滯后的問題;同時,在提出碳中和、碳達峰和“能耗雙控”等目標任務之際,與之對應的碳權現貨、期貨市場不完善,未能真正給“能耗雙控”開山劈路,為其提供有效的市場化自治渠道和工具。
為此,開前門堵后門,預防運動式命令式拉閘限電,需要的是加快完善電力體制改革和推進碳權市場建設,用市場化方式推進碳中和、碳達峰和能耗雙控。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王磊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全國多地拉閘限電

相關推薦

評論(32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