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江南布衣:設計師僅個位數,老板娘把控設計、已非中國籍

北京頭條客戶端

2021-09-25 15:37

字號
江南布衣童裝不當圖案事件仍在發酵。北青-北京頭條記者9月25日了解到,雖然旗下童裝品牌jnby by JNBY官微發表了致歉聲明,但網友認為其避重就輕,對其仍不滿意。在一些社交媒體上,甚至出現了網友將自己購買的服裝照片貼出來,請其他網友鑒定是否存在問題的情況。而這家宣稱以“設計主導型零售模式”、曾被部分粉絲稱為“國貨之光”的品牌,不僅設計師在集團占比僅為個位數,還頻頻陷入抄襲質疑,就連公司創始人夫婦也早已不再是中國籍。
多網友曬衣求解讀
江南布衣又被扒出童裝宣傳圖片疑似“軟色情”

“這是我去年買的,不知道這個圖案有沒有不好的意思”“大家幫我看看,我這個衣服是問題圖案嗎”“我想去專柜退貨,先私信了銷售,居然說衣服上的圖案不是撒旦,是只飛鳥……”9月25日,北青-北京頭條記者發現,在一些社交媒體上,一些網友應該盡自己給孩子買的,江南布衣童裝圖案不雅,紛紛到網上請其他網友鑒定,有的網友還分享了自己退貨受阻、疑似江南布衣工作人員在朋友圈中的一些diss網友的言論。
近日,江南布衣童裝品牌“jnby by JNBY”部分產品的印花暴力、陰暗、甚至帶有種族歧視、地獄、撒旦等“邪典風”圖案,還印有諸如“Welcome to hell(歡迎來到地獄)”“let me touch you(讓我摸摸你)”等不適合兒童的文字內容,引發高度關注。
對此,jnby by JNBY官微在23日發表致消費者的一封信。文中稱,已第一時間全面下架所涉商品系列,撤銷相關宣發物料,并成立專項小組啟動自查。同時公司已開放消費者退貨渠道,已購相關下架商品的消費者可以去原購買渠道進行退貨。不過,這封致歉聲明也用了更多篇幅“介紹了”jnby by JNBY品牌理念。
這一聲明并沒有平息網友的憤怒,在該聲明的評論中,網友反而認為江南布衣方面態度傲慢,“把無知當個性”。有豆瓣網友指出,早在2017年江南布衣女童裝就出現過不當圖案,設計原圖來自《人間樂園》,童裝圖案選取了其中女人下體的元素。有網友稱,很難認同聲明中的所謂“個別產品”有問題,不當圖案并不是今年才出現的問題,為何江南布衣遲遲沒有動作,直到上了熱搜,希望監管部門能介入對其進行調查。
《經濟日報》還刊文評江南布衣童裝不雅設計稱國潮別做歪生意。
隨即,又有網友爆出江南布衣的童裝和青少年服裝在ins上用于宣傳的童模照片,拍攝風格詭異,其中不乏有照片被質疑有“軟色情”或性暗示的嫌疑。但記者沒有在江南布衣中國官網上搜索到相關圖片。截至發稿時,江南布衣方面暫未對這一說進行回應。
此外,還有網友稱,截至24日12點,仍有疑似不當圖片的兒童服裝在其電商平臺上銷售。不過記者于25日再于其電商旗艦店進行搜索,已經找不到相關服裝。
股價跌超13%
定價不低的jnby by JNBY成公司增長極

或受到此事件影響,截至9月24日收盤,江南布衣股價當日大跌超13%,近5日跌幅超14.3%。最新股價為14.98港元/股。
公開資料顯示,此次涉事的jnby by JNBY品牌發布于2011年,品牌理念是“Free imagination(自由想象)”,目標客戶為介于0至10歲的熱愛生活、獨立自我,具有一定生活品質的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該品牌發布不久,就因其藝術化和童裝成人化的特性,在眾多可愛風的童裝品牌中脫穎而出。而似乎要與其定位匹配,該品牌天貓店鋪童裝產品銷售單價大多超過300元,一件兒童連衣裙售價近1500元。
線下方面,截至今年6月30日,jnby by JNBY門店數量已達470家,超過了集團男裝品牌速寫320家的門店數量,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門店數量的一半有余。
根據江南布衣財報,截至今年6月30日,jnby by JNBY的收入為6.5億,僅次于主品牌JNBY和男裝品牌速寫。
在2021財年,jnby by JNBY 48%的增長速度也遠高于主品牌JNBY的30.5%和男裝品牌速寫的20.2%,成為集團品牌矩陣中的增長極。
反觀自2016年江南布衣上市以來,jnby by JNBY品牌的近五年的營收增速分別為44.8%、34.3%、20.8%、-6.7%和48%。除了2020財年外,其營收增速均呈現高位數增長。
2018年公司童裝設計師僅4人
公司總體服裝設計費較五年前遭“腰斬”

雖然作為公司的增長極,但是jnby by JNBY至少曾經在主打設計師品牌的江南布衣集團中,并沒有享受到與兄弟品牌同等的待遇。在2018年的一次采訪中,江南布衣創始人之一的李琳透露了當時的設計團隊規模:旗下四個品牌中,JNBY、速寫和less分別約有10多個設計師,“jnby by JNBY童裝少一些,只有四個?!崩盍仗寡?。
公開資料顯示,江南布衣采用“設計主導型零售模式”,即設計師團隊擁有創作自由,注重原創性。但作為該公司核心的設計師隊伍,近些年在人數上也頗有些“停滯不前”。
根據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書,其設計及研發團隊有67名員工,雖然這一數字當時僅比公司人力資源部員工多幾個人。但兩個月后的數據顯示,這一數字變為了57名。
5年過去,截至2021年6月底,江南布衣的員工人數從2016年7月的800人增至1397人,設計師是否對應擴充?對此,江南布衣并未披露。不過,2020年有媒體報道,彼時江南布衣設計研發團隊擁有逾60名設計師。公司規模擴大,但設計師人數卻沒有明顯變化。
不僅如此,北青-北京頭條記者發現,在近年財報中,江南布衣投入產品設計、研發部門的費用反而減少。
2014到2016財年,江南布衣投入產品設計、研發部門的費用分別為4830萬元、4870萬元與5670萬元,占當年營收比例分別為3.5%、3.0%及3.0%。時隔五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12個月內,江南布衣的服裝設計費共計2390.7萬元,較上年同期的3268萬元減少約878萬元。
也就是說,相比于五年前,江南布衣的服裝設計費遭遇腰斬,下降了57.8%。
近些年,江南布衣更是頻頻被曝出疑似抄襲事件。
2018年2月,江南布衣旗下男裝品牌速寫CROQUIS與藝術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襲圣馬丁新銳設計師 River Renjie Wang原創作品而被迫下架;同年9月,江南布衣旗下女裝品牌less與某創意短片平臺合作拍攝的視頻,被指抄襲杭州創意文化公司 Rookie Combo的創意;同年11月,獨立設計師陳鵬在微上發文,江南布衣集團旗下JNBY品牌的一件羽絨服涉嫌抄襲其于8月前發布的作品;2020年5月,網友“顧厄頁”指出,JNBY推出的2020年春夏新款涼鞋涉嫌抄襲某韓國品牌報2019年春夏款涼鞋等等。
起底江南布衣:
老板娘把控設計,創始人夫婦已不是中國籍

事實上,根據江南布衣2016年發布的招股書,其產品在推出市場前9個月就開始進行規劃。而根據網友的反饋,問題圖片一事自2017年就已經存在,但直到5年后江南布衣才在輿論的壓力下,出面致歉和下架商品。有眾多網友指出,這不僅是公司設計師們的“鍋”,也是公司本身有問題。但巧合的是,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也是大股東的李琳正是負責公司的設計創意。
江南布衣這個上世紀90年代創立于杭州的本土服裝品牌,曾被認為是杭派女裝的代表之一,創立之初曾以“中國風”服飾出名。后來,江南布衣還擴展俄羅斯、日本等海外市場,成為擁有男裝(速寫)、女裝(JNBY、LESS)、童裝(jnby by JNBY、蓬馬)等的國際化服裝品牌。
北青-北京頭條記者查詢企查查發現,雖然官網宣稱,江南布衣集團成立于1994年,但其品牌的主公司——杭州江南布衣服飾有限公司工商信息顯示為登記于1997年9月4日。該公司是由李琳和吳健夫婦創立。李琳是該公司大股東,也是公司法人、執行董事。李琳則負責公司服裝業務的設計與創新,把控產品整體走向。
而根據公開的信息,李琳1992年畢業于浙江大學化學專業,畢業后被分配進杭州的化工廠工作,并不是設計專業出身。但這并不影響李琳的設計之路。其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起初,JNBY(江南布衣女裝品牌)的風格“都是按照自己興趣在做設計”。早期,她偏好“森女”系服裝,這導致JNBY風格與同時期整體循規蹈矩的國產女裝風格截然不同,脫穎而出。在2012東京時裝周,江南布衣首次登日本,李琳還作為設計師謝幕。
此外,作為夫妻共同創立的企業,江南布衣的家族企業色彩濃厚。公司生產及采購中心總經理吳立文是吳健姐姐;李琳的弟弟李明也曾在公司就職十余年,時任公司執行董事與品牌設計師。
值得關注的是,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書顯示,李琳和吳健夫婦國籍已非中國,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百度百科顯示,圣基茨和尼維斯(The Federation of Saint Kitts and Nevis),位于東加勒比海背風群島北部,現為英聯邦成員國之一。面積僅267平方公里,2020年全國人口約5.7萬。
截至2021年6月30日,李琳和吳健二人合計持有江南布衣上市公司61.47%的股份,按照9月24日江南布衣77.7億港元的市值計算,這對夫婦身家超47億港元(約40億元)。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柴敏懿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江南布衣

相關推薦

評論(70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