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督察丨山東濟寧:已關礦山“死而復活”,面積擴大十幾倍

張武岳、劉詩平/新華社

2021-09-20 12:47

字號
已關停的礦山不僅“死而復活”,而且礦區面積比原來擴大十幾倍;2020年底計劃建成35個“綠色”露天礦,目前僅5個宣布建成;早該修復的礦區在被通報后才突擊回填土方、栽種小樹苗……這些礦山整治中的亂象,出現在山東省濟寧市境內的一些礦山現場。
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近日在山東省督察時發現,一些地方違規審批礦山開采,“綠色”礦山創建有名無實,部分礦山開采導致生態破壞嚴重,環境問題突出。
立名目、換門臉,已關停礦山“復活”
9月15日,記者來到山東泗冠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位于濟寧市泗水縣金莊鎮的一個礦區,進出道路已經被沖洗干凈,部分裸露的山體和雜亂的石塊被綠色防塵網覆蓋。
“7月份我們來暗查時,石材加工作業大規模進行,廠區附近道路塵土飛揚?!倍讲烊藛T告訴記者,這是一處非常典型的違規審批、違規開采的礦山。
督察組發現,早在2014年,泗水縣振發石材廠、夾谷山石料廠等6家企業的礦山就已經關停,且礦權滅失。然而,2019年4月,當地重新批準了上述6家企業的礦區采礦權,并出讓給了泗冠建筑工程公司。
已關停的礦山不僅“復活”,而且礦區面積有了大幅擴展。記者在泗水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批復的采礦許可證上看到,批復給泗冠建筑工程公司的礦區面積,從原來的0.0386平方公里,擴大到了0.4433平方公里,增長超過10倍。督察組供圖

督察組供圖

在另一份《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評審表》中,記者看到,專家評審結果一欄寫著“本礦山為新建礦山……露天開采”。而國務院2018年印發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要求,重點區域原則上禁止新建露天礦山建設項目,濟寧市所處位置屬于重點區域。
《山東省露天礦山綜合整治行動實施方案》明確,濟寧市等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原則上禁止新建露天礦山。但濟寧市有關方面仍然多次以礦權整合名義,將早已關停的廢棄礦山重新辦理采礦權,并且大幅增加礦區面積,進行露天開采。
像金莊鎮礦區這樣違規審批、違規開采,在濟寧市并非個案。2019年8月,濟寧市將早已關停的3家礦山重新設立采礦權,出讓給曲阜市國投礦業有限公司,并將礦區面積擴大到原來的3.5倍;2019年10月,早已關停的2家位于鄒城市張莊鎮將軍堂村的礦山,也被重新設立采礦權,出讓給了鄒城市利民控股石材有限公司,并且礦區面積擴大到了原來的19.4倍。
計劃建35個“綠色”礦山實際僅建成5個,且部分未達標準
“在泗水縣英豪石材有限公司礦山上,近期突擊種植了部分小樹苗,但這些樹苗的高度僅40厘米左右,一下過雨,地面上依然溝壑縱橫,水土流失嚴重?!倍讲烊藛T說。
2018年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曾指出,濟寧市13處礦山治理修復進展緩慢,其中就包括泗水縣英豪石材有限公司礦山。在這個礦山治理修復明顯不到位的情況下,濟寧市于2019年2月上報完成整改。
“事實上,直到今年7月,這個礦山修復不到位的問題在山東省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被通報后,當地才突擊回填土方,種上小樹苗?!倍讲烊藛T說,目前,礦山修復區域依然覆土少、土層薄,地表幾乎完全裸露,露天礦山開采生態破壞問題依然突出。2021年7月,督察組暗查時拍攝,泗水縣英豪石材有限公司正在突擊進行治理修復,地表幾乎全部裸露。督察組供圖

2021年7月,督察組暗查時拍攝,泗水縣英豪石材有限公司正在突擊進行治理修復,地表幾乎全部裸露。督察組供圖

汶上縣太白山礦山和梅山礦山按照整改要求,應在2020年底之前完成礦山復綠,濟寧市在2020年上半年上報已完成整改,實際情況卻是2019年10月重新設立采礦權,出讓給汶上縣開元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并未開展復綠工作。此外,泗水縣金莊鎮馬頭山灰巖礦、鄒城市將軍堂花崗巖礦均未落實相關綠化措施和水土保持措施,造成嚴重水土流失。
山東省2018年5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山石資源開發管理的意見》明確要求,已有的山石資源開采礦山應于2020年底之前全部建成“綠色”礦山。督察人員發現,截至目前,濟寧市35個山石資源露天礦山中,僅5個完成“綠色”礦山建設,“綠色”礦山礦區面積僅占全市山石礦山面積的16.6%。
記者了解到,即使5個宣布已完成“綠色”礦山建設的露天礦山,也遠未達到相關標準。山東港利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盤龍山礦山在2019年和2020年被當地有關部門多次處罰。
《綠色礦山評價指標》明確規定,三年內受到行政處罰的礦山,不得評選為“綠色”礦山。然而,今年2月,盤龍山礦山竟然通過了山東省“綠色”礦山評選。督察人員發現,盤龍山礦山有近一半的非作業面未按要求進行治理修復,部分區域僅用防塵網覆蓋,石料加工區域大量散料露天堆存。
堅決反對建“綠色”礦山時“打折扣”“搞變通”
對于濟寧市礦山整治過程中出現的種種問題,督察組認為,這反映出當地廢棄礦山生態修復工作不嚴不實,存在礦山整治“打折扣”“搞變通”等一些問題。
同時,當地依然缺乏對礦山開采的科學規劃,還停留在“哪里有礦就在哪里開挖”的階段。當地不僅在貫徹落實環境保護方面決策部署不到位,違規審批礦山開采,“綠色”礦山創建不嚴不實,而且在礦山治理修復方面督察整改不到位,換著花樣“踩線”。
此外,當地政府和企業在生態修復和整改過程中認識不到位、心存僥幸,同時修復標準不高、資金投入不足,治理工作推進緩慢,“綠色”礦山創建工作流于形式,致使部分礦山開采生態破壞嚴重,環境問題依然突出。
鄒城市利民控股石材有限公司位于將軍堂村的礦山,沒做護坡,也沒做復綠,水土流失嚴重,整個山體上布滿亂石,存在安全隱患。督察人員說,這個礦山的另一側是一座水庫,違規開采極易對水庫水質造成污染。2021年9月,督察組現場拍攝,鄒城市將軍堂花崗巖礦區水土流失嚴重。督察組供圖

2021年9月,督察組現場拍攝,鄒城市將軍堂花崗巖礦區水土流失嚴重。督察組供圖

專家指出,當地政府和企業必須樹牢“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統籌考量資源開采與環境保護,嚴要求、強監管,消除礦山整治過程中存在的種種亂象,扎實推進廢棄礦山生態修復,名實相符創建“綠色”礦山。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王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礦山

相關推薦

評論(194)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