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莆田疑似源頭病例:收到不少謾罵和騷擾,希望能被理解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王選輝

2021-09-17 12:2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福建疫情牽動國人的心。據9月17日福建衛健委消息,自9月10日以來,福建省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261例。
來自仙游縣楓亭鎮的林某杰,被認為是本輪福建疫情的疑似源頭病例。8月4日林某杰從新加坡回國后,按照疫情防控要求進行了21天的隔離,同時也進行了居家隔離,其間多次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沒想到,9月10日,林某杰的兒子、女兒和妻子相繼被認定為確診病歷。
感染人數最多的鋪頭小學和協盛鞋廠,被認為是經林某杰子女和妻子傳播引發。目前,林某杰和家人仍在莆田學院附屬醫院隔離。
9月16日下午,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布會,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發布會上表示,目前根據流行病學調查和實驗室檢測,尤其是測序結果,認為疫情的源頭病例可能系在集中隔離期間感染,并進而導致后續疫情發生。
9月16日晚,林某杰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介紹,現在一家人都在醫院等消息。林某杰說自己是結束國外打工生活辭職回家,沒有想到,按照政府規定進行了這么多天隔離后,還是“中招”了。自9月10日確診后,收到了很多謾罵的騷擾電話和短信。
“其實我自己還能承受得了,就是怕傷害到老人和孩子?!绷帜辰苷f,前幾天他甚至不敢看新聞底下的評論。目前,他和兒子住在同一個病房,每天陪孩子讀書、睡覺,鼓勵孩子“積極配合醫生,這樣我們就可以快一點出去了”。
“如果我真的是源頭,肯定是我的不好,向大家道歉。希望大家對我的家人多一些理解和包容?!绷帜辰芟M麑<夷馨堰@個事情調查清楚,如果可以盡量澄清。對于未來他也有所擔心,“以后回到家里該面臨什么樣的生活,我不知道?!?br />
結束打工回國,按規定隔離沒想到“中招”
澎湃新聞:您現在還是在隔離是嗎?哪個醫院?
林某杰
:是的,在莆田學院附屬醫院。
澎湃新聞:您是做什么職業的?當時為什么去新加坡?
林某杰
:去新加坡肯定為了賺錢養家,在那邊的一個工廠打工,主要是醫療產品這塊。
澎湃新聞:這次回國是有什么事呢?
林某杰
:我已經在新加坡待了快三年沒有回家了,我不可能一直待在那,家里還有老婆孩子。另外以前在那還可以每個月賺到一萬多塊(人民幣),現在只有四五千塊。最近這一兩年掙不了多少錢,我就想回來了。這一次是已經辭職,準備回來不再過去了。
澎湃新聞:這次回來的過程是怎么樣的呢?
林某杰
:8月4號下午3點從新加坡起飛,到廈門應該是當天晚上8點左右了。后面陸續按批次送到隔離酒店,到酒店大概已經12點了。對我們境外回來的人都很嚴格,整個過程都層層把關。在廈門隔離14天后,再被送往仙游的隔離酒店隔離7天。直到8月26號才回到家里。
澎湃新聞:之后還有居家隔離吧?
林某杰
:是的。到了家里,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還提醒,最好在家里繼續居家隔離。我又在家居家隔離了7天。我住3樓,這些天3樓都沒下來過,吃的東西都是家人給我送上來。
澎湃新聞:結束居家隔離后有出門么?
林某杰:其實基本都在家里,就9月5日出門了一次,去泉州市泉港區界山鎮的丈母娘家看望。
澎湃新聞
:這個過程你有印象做了多少次核酸么?
林某杰:新聞上有介紹,歷經9次核酸檢測陰性、1次血清檢測陰性。但我感覺血清檢測不止做一次,應該是3次或者4次,都沒發現問題。
澎湃新聞:最早還是你小孩先被發現。
林某杰
:對。我兩個孩子,12歲的兒子和9歲的女兒。9月10日,兩個小孩陸續被查出核酸陽性,然后就將我們一家人拉到醫院了,后來我愛人也確診陽性。
確診后接到不少謾罵電話,“怕傷害到老人孩子”
澎湃新聞:現在兩個孩子在醫院怎么照顧?
林某杰
:兒子是跟我一起住,女兒是跟著老婆一起住。
澎湃新聞:看網上說,您住進醫院后接到很多騷擾電話?
林某杰
:這兩天還好一點了,剛開始的時候確實亂七八糟的電話很多,謠言也很多。有的說我一家人跑去莆田。我一下都懵了,這些都沒有的事情,怎么一下都開始說我們一家。我還經常收到莫名其妙的騷擾電話,打過來就是一頓罵,說得很難聽,說什么“在國外待著死回來干嘛”“干嘛要過來害人”之類的。有的打電話有的發短信,基本天天有人罵。
澎湃新聞:這些都是什么人?
林某杰
:沒有說身份,就是電話打過來就罵幾句,然后就掛了。網絡上也有很多難聽的評論,我那兩天基本不敢看新聞、看評論。其實我自己還能承受的了,就是怕傷害到老人和孩子。
澎湃新聞:老人和孩子也有被攻擊么?
林某杰
:我媽今年快60歲了,現在還沒被確診,屬于密切接觸者,一個人在隔離。她也會被不少人指指點點,我經常和她電話聯系,安撫安慰她。提到母親,我其實挺想哭的。也有收到一些短信攻擊我孩子的,話說得很難聽,罵我兒子該死什么的。
澎湃新聞:對于這些言論你怎么看?
林某杰
: 我真的不太知道,我其實都嚴格按照國家規定來,一步一步都很規范,也沒有到處跑來跑去,除了一次出門,其他時間基本都在家里,怎么會“中招”了呢,我搞不懂。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對于疫情大家都很鬧心,確實我們一家人也挺無辜的。我們自己最起碼是念過一定書的人,相信事情政府會去處理好。你沒辦法阻止罵聲,也沒辦法去和他們理論。我只能理解,他們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指向我們的。
不敢和兒子聊同學被感染的情況,“希望調查清楚”
澎湃新聞:平常你在防護這一塊也是比較謹慎么?
林某杰
:過去三年我都在國外,天天看和疫情相關的新聞,都很了解疫情的嚴重性。新加坡的疫情狀況也時好時壞,最嚴重時我們也經歷過,所以防護是我特別重視的。比如,人與人之間要保持距離、戴好口罩、飛機上不要互相說話。這次回來,我也是專門選了個情況較好的時間點才回來,沒想到還是“中標”。
澎湃新聞:你平常會跟你12歲的兒子聊為什么住到醫院里面來么,他對這個有概念嗎?
林某杰
:我都不敢和他多說,他這么大應該會知道一丁點吧。但是我們也不能跟他說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擔心孩子心里越想越多。
澎湃新聞:孩子這幾天狀態怎么樣?
林某杰
:都挺好的。每天主要是睡覺、看書。偶爾會看一會兒電視。
澎湃新聞:他會不會問“爸爸,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出去”這樣的問題?
林某杰
:偶爾會問。我都是說,我們要好好配合醫生,醫生叫我們什么時候回家,我們就可以回家了,不要著急,不用擔心。盡量安慰他。
澎湃新聞:他會不會說想出門?
林某杰
:還好,不會呢。他也知道是不能出門的。
澎湃新聞:會不會聊到他們班其他被感染的同學?
林某杰
:沒有,這些情況他應該不怎么知道吧,我沒提到,他也沒說。我擔心說太多,對孩子有壓力,我也不想這么做。
澎湃新聞:現在你老婆和女兒現在狀態怎么樣?
林某杰
:都很好。和我們住在同一個醫院,但不同的病房。平常我們都會互相打視頻電話,互相安慰。
澎湃新聞:今天的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中疾控專家專門講了您的問題,目前根據流行病學調查和實驗室檢測,尤其是測序結果,認為疫情的源頭病例,可能是在集中隔離期間感染,進而導致后續疫情發生。你關注到這個消息嗎?
林某杰
:我看到了。我也不知道,現在就是在等消息。
澎湃新聞:接下來有什么計劃和打算?
林某杰
:我們盡量不去想這些,我們只能說配合好醫生,配合好醫生快點讓我們全部能回家。另外一個,我們希望最好能把這個事情調查清楚,如果可以盡量澄清下。如果我真的是源頭,肯定是我的不好,向大家道歉。以后回到家里該面臨什么樣的生活,這個我是有所擔心的。希望大家對我們一家人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莆田疫情,源頭病例

相關推薦

評論(60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