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女幼師遭猥褻后喪命湖中,家屬奔波3年盼解諸多謎團

張萬軍/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客戶端

2021-09-16 08:11

字號
3年前,河南許昌鄢陵縣20歲女幼師小瑩(化名)受邀外出吃飯,飯局中還有小學時代的男同學邵某。飯后唱歌期間小瑩遭到邵某的強制猥褻,凌晨返校時又遭其糾纏,隨后離奇喪命湖中。事后小瑩被相關部門認定為自殺,而邵某被法院以強制猥褻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3年過去了,家屬心中的諸多疑問卻一直沒有解開:小瑩為何會自殺?自殺時為何沒穿褲子?身上為何有多處傷情?為什么手機會被格式化?律師認為,如果經查實小瑩因為遭到強制猥褻而自殺身亡,家屬有權向強制猥褻行為人索賠。小瑩照片(家屬提供)

小瑩照片(家屬提供)

女幼師命喪湖中留下謎團
9月14日,小瑩(化名)的家屬向記者介紹了當年的事發經過。
2018年,時年20歲的小瑩是鄢陵縣一所幼兒園的老師,性格溫柔,美麗動人,正值風華正茂。
當年8月1日中午,在外地打工的小瑩父母突然接到在老家的叔叔邢軍(化名)的電話,稱小瑩出了事,在當地一個湖中不幸溺亡。
當天晚上,小瑩父母趕回老家,在停尸房見到了女兒的遺體。他們查看女兒遺體時發現,她的背上有兩處淤青,鼻子上有傷口,頭部也有傷口。民警告知,小瑩鼻子上的傷是魚咬的。
感覺死因不簡單,小瑩的家屬找到女兒工作的幼兒園和死前晚上吃飯的餐館,調看了兩地事發當天的視頻監控,又詢問了相關人員,小瑩的父母弄清了女兒身前最后一晚的大致情況。
原來,2018年7月31日晚,小瑩和已辭職的前同事司某出去吃飯,其中還有邵某等7人,邵某原來和小瑩是小學同學。監控圖片(家屬供圖)

監控圖片(家屬供圖)

吃飯后,大家又去一家KTV唱歌,唱完歌之后又去宵夜,直到次日凌晨3點多鐘。在KTV唱歌期間,邵某多次強行摟抱小瑩,遭到其極力反抗。
2018年8月1日凌晨3時許,小瑩搭出租車回到工作的幼兒園,邵某等人又追到小瑩的學校門口。
小瑩的家屬稱,他們查看幼兒園門口的監控視頻發現,2018年8月1日凌晨3:26分,小瑩下車后急忙往學校跑,邵某緊追其后,一直糾纏學校對面。一個多小時后,當小瑩再次出現在監控視頻中的時候,現場還有包括邵某在內的4個人。
2018年9月22日下午,為了弄清小瑩的死因,小瑩的家屬向辦案民警要求查看其尸檢報告時,與民警發生沖突。為此,小瑩家屬8人被抓,后被以聚眾沖擊國家機關罪分別進行判決定罪。小瑩的父母在看守所待了8個月。其中小瑩的一位伯伯死在看守所,獲賠了5萬元安葬費。小瑩的另一個長輩,本來是村干部,后來也不干了。
小瑩的家屬稱,事發后,他們曾向司某了解當晚的情況,司某稱自己沒有看到邵某摟抱騷擾小瑩的過程。他們也曾向女兒的男友了解當晚和女兒通話的內容,但對方不愿透露。
老同學強制猥褻被判刑1年
小瑩的家屬向記者提供的一份判決書記錄了事發當晚的經過。
2018年7月31日20時許,邵某和小瑩等人一起在當地翠柳路一家餐廳吃完飯后,又一起到翠柳路南段的一家KTV唱歌。期間,小瑩因酒后胃部難受,多次進出衛生間。邵某在未經小瑩同意下,在衛生間門口,突然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小瑩抱到唱歌的房間里。他們唱歌至次日凌晨3時許時,邵某提出送小瑩回所工作的幼兒園。當他們打的到幼兒園大門口后,小瑩下車徑直向大門口跑去,邵某在后面追趕、阻攔并多次強行對小瑩實施摟抱,但都被小瑩掙脫。隨后小瑩沿道路向西步行,邵某再次追趕小瑩,又多次對其強行摟抱,均被小瑩掙脫。后邵某回賓館休息。
2018年8月1日凌晨5時30分左右,小瑩在311國道與文明路交叉口乘坐出租車到鶴鳴湖。當日6時許,附近村民在鶴鳴湖中發現一具女尸。經鑒定,死者系小瑩,死亡原因符合生前溺水。
法院認為,邵某違背他人意愿,以強行摟抱的方式強制猥褻他人,其行為已構成強制猥褻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該判決書顯示時間為2019年5月28日。家屬供圖

家屬供圖

小瑩的家屬告訴記者,這份判決書是他們今年9月初才通過當地法院拿到,此前他們一直不知道邵某的判決情況。
律師稱家屬有權向老同學索賠
“小瑩身上的傷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其手機為何被格式化了?警方為何不讓看尸檢報告?小瑩生前和男友通話時說了什么?”小瑩的家屬心中有許多的疑問待解答。
家屬稱,小瑩的遺體上有傷痕,且沒有穿褲子,而是在身上搭著,頭上有傷,背上有兩處淤青,鼻子上有傷。民警稱鼻子上的傷是魚咬的,小瑩死后不到一個小時左右,人工湖里到底有多大的魚,能把鼻子咬傷?視頻除了邵某與小瑩發生長時間的糾纏外另外在場的3人扮演了什么角色?對小瑩的死亡負有多大的責任?三年來,家屬一直想弄清這些問題。
小瑩的家屬稱,他們最難以理解的是,小瑩的手機為什么會被格式化?
9月14日,記者致電鄢陵縣公安局欲采訪此事,一名工作人員稱公安局不接受采訪。
湖北省首義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正平認為,如果經查實女孩因為遭到猥褻而自殺身亡,則猥褻行為人除了承擔刑事責任外,還要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民事賠償責任。如果其他參加飯局的人員有教唆、幫助行為的,受害人家屬可以將行為人的教唆、幫助人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到法院,審理侵權賠償案件的法官可以按照現行的《民法典》侵權責任規定,判決由實施了教唆、幫助行為的人員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所以即使教唆、幫助人因某法定事由沒有承擔刑事責任,一樣要對猥褻造成的后果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9月15日,小瑩的家屬告訴記者,當地相關部門近日已和他們進行了溝通,將為他們提供法律援助,妥善處理好此事。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伍智超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猥褻

相關推薦

評論(204)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