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進低出”租房模式再現吉林:數百租戶被騙,警方已受案

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實習生 陳思安 趙麗潔

2021-09-12 20:5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老板卷錢跑路了,我們的工資、提成都沒發,建議您去報案?!?月5日,吉林省西紅柿酒店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紅柿酒店公寓”)員工向房東與租戶爆料該公司存在“高進低出”和“長收短付”的經營套路。9月9日,受害房東和租戶到西紅柿酒店公寓討說法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9月9日,受害房東和租戶到西紅柿酒店公寓討說法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高進低出,即用高于區域市場的價格從房東處收房,低價將房屋租給租戶,從而快速集納房源和拓客。長收短付,則是對房東實施月付或者季付,而讓租客一次性支付更長時間的租金及押金。公開報道顯示,2019年以來,已有多家采取類似經營模式的租房中介公司“爆雷”。
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注意到,截至9月12日,受害房東和租戶自發組織的維權群成員已達433人。這還未完全涵蓋長春、沈陽、哈爾濱三地受害房東和租戶。
長春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白菊路派出所9月11日的受案回執顯示,警方已受理“長春市朝陽區李威等人涉嫌詐騙案”,案件正在辦理中。警方已以涉嫌詐騙受案 ?

警方已以涉嫌詐騙受案  

房屋租金低于市場價,是實惠還是騙局?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西紅柿酒店公寓成立于今年3月12日,注冊資本100萬,法定代表人李威100%持股,在哈爾濱和沈陽設有分公司。
9月5日,有西紅柿酒店公寓員工告訴租戶,公司老板李威已“卷錢跑路了”,員工們的工資和提成都沒有發,建議大家報警。
9月9日上午,部分房東和租戶來到西紅柿酒店公寓辦公室,發現大門緊閉,空無一人。9月9日至13日,澎湃新聞多次致電李威,語音提示電話關機。9月9日,西紅柿酒店公寓已人去樓空。

9月9日,西紅柿酒店公寓已人去樓空。

房東丘山(化名)介紹,5月底,他通過朋友得知西紅柿酒店公寓,當時他覺得“很正規”。丘山說,自己對房屋的心理預期租價是2500元/月,但業務員表示只能給到2100元/月。但對方承諾,會像酒店一樣管理房屋,定期打掃,房東可以隨時去驗房,有什么不滿意都可以和公司提出。此外,房東和租客不用見面。
為省心,5月31日,丘山與西紅柿酒店公寓簽署授權委托書和租賃合同。合同約定,租期為兩年,由西紅柿酒店公寓支付一個月租金的押金,此外每月支付租金2100元。如果西紅柿酒店公寓違約,沒有在付款日前付租金,丘山第二天便可以收回房屋,公司押金不退,還要交三個月房租作為違約金。房東和西紅柿酒店公寓簽訂的授權委托書?

房東和西紅柿酒店公寓簽訂的授權委托書 

6月12日,西紅柿酒店公寓便將丘山的房屋成功出租,租戶以月租1470元的價格押一付十二,租期一年。也就是說,拋開人力、經營等成本,每個月僅該房屋租金,西紅柿酒店公寓要損失630元。
多名租戶表示,西紅柿酒店公寓的房租低于市場價格,房源質量高,因此愿意選擇押一付十二的方式簽署租賃合同。
租戶劉哲(化名)介紹,自己是8月29日在安居客app上看到一處房源,通過聯系中介接觸到西紅柿酒店公寓業務員。溝通中,他發現房源信息并不真實,但是業務員根據他的需求,主動推薦了同一開發商的不同房源。
從表面上看,租賃合同約定,房租為1800元/月、押一付十二、租期一年。事實上,西紅柿酒店公寓隨后和他簽署活動協議,約定優惠折扣價為1170元/月。該協議約定,如果劉哲違約,優惠活動立即取消,按租賃合同原價出租。
劉哲介紹,附近類似房源月租在1500至1700元,比較起來,雖然位置稍遜色,但1170元的價格比較實惠。事發后,他和房東溝通獲悉,其所租房屋此前房東租價為1500元,西紅柿酒店公寓收價為1800元/月。
因為西紅柿酒店公寓的“省心服務”,房東與租客互不見面,因此對懸殊租價毫不知情,直到此次事發。租戶董女士曾向西紅柿酒店公寓提出見房東,被對方拒絕,對方展示了房東的身份證、產權證和委托授權書,最終取得其信任。
房東丘山說:“高進低出,誰會干賠錢買賣!明顯提前設好的騙局?!?br />
曾發現貓膩提前解約,租戶持續發帖揭露
為何“高進低出”,西紅柿酒店公寓員工曾在接受吉林媒體采訪時稱:“我們當時也問了,(老板)說政府有補貼,還說有其他的買賣。公司讓我們怎么操作我就怎么操作。只是干了20來天,我就不干了?!?br />
事實上,有房東今年7月便發現貓膩,和租戶一起報警,提前解除相關協議。
趙女士告訴澎湃新聞,今年7月,西紅柿酒店公寓哈爾濱分公司已以各種理由拖欠房東租金,導致房東起疑,后經詢問租戶信息,被告知租戶是一對夫妻,目前人不在本市,無法見面。最后,房東通過物業聯系到趙女士。
感到存在騙局,房東遂和趙女士共同維權。最終經協商,趙女士于7月28日拿到退款(扣除了押金和一個月租金)。她介紹,西紅柿酒店公寓給房東是1995元/月,自己的實際租價是1330元/月,但租賃合同寫的是1995元/月,業務員稱疫情有優惠政策,只是寫上這個數目而已。此后簽訂活動協議,租金為1330元/月。
“這就是個圈套,如果我們發現騙局要求解除合同,就得走合同價?!壁w女士還說,維權時,業務員否認曾要求必須年付,還稱年付和季付價格不一樣,是趙女士貪便宜。出于義憤,8月6月,趙女士注冊微博“西紅柿酒店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多次講述個人經歷,曝光西紅柿酒店公寓,警示網友。許多租戶反映,西紅柿酒店公寓會在租賃合同中寫一個高價,然后補簽活動協議,寫明實際雙方協商好的租價?

許多租戶反映,西紅柿酒店公寓會在租賃合同中寫一個高價,然后補簽活動協議,寫明實際雙方協商好的租價 

趙女士說,在其幫助下,有4名租戶沒簽合同,3名租戶錢要回來一大部分。
可惜的是,趙女士所發微博畢竟影響有限,仍有一些房東和租戶繼續被騙。
9月9日,部分受害房東和租戶到長春市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情況。到場租戶告訴澎湃新聞,工作人員表示已經凍結西紅柿酒店公寓公司執照。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9月10日,因通過登記的住所無法聯系,西紅柿酒店公寓被長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朝陽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連日來,陸續有受害房東和租戶到西紅柿酒店公寓轄區白菊路派出所登記信息。派出所民警現場表示,涉事公司法定代表人已被帶回調查,如果后續需要找大家取材料,會通過網上發布公告、微信群、打電話等方式通知大家。
9月11日的長春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白菊路派出所受案回執顯示,已受理“長春市朝陽區李威等人涉嫌詐騙案”,案件正在辦理中。
有地方規定,發生此類情況物業不得驅趕租客
9月12日,澎湃新聞注意到,在受害房東與租戶自發組織的維權群內,成員數已達433人。這還未能完全覆蓋長春、沈陽、哈爾濱三地的受害房東和租戶。
租戶董女士說,房東已經收到3個月的租金,但起始計算時間是房東授權西紅柿酒店公寓的8月11日,而非自己入住的8月27日?!斑@3個月可以住,之后就要搬出去。已經有很多房東想采取斷水斷電的方式,限期讓租戶搬出去。這些租戶,大多數是打工的或剛畢業的學生,剛步入社會,就遭遇騙局?!?br />
房東丘山向澎湃新聞表示,房東和租戶可能會有糾紛,處理這些糾紛需要時間成本,兩方都是受害者,應該拿出同情心,共同面對問題。
2020年11月,與西紅柿酒店公寓模式相似的城城找房“爆雷”后,長春市住房和建設局發布長春租賃[2020]20號文件《長春市住房和建設局關于做好城城找房租客穩定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物業服務企業主動上報糾紛、搭建溝通平臺,引導業主與租戶合理合法解決租賃糾紛。對于已與城城找房簽訂租賃合同、尚處于租賃期限內且已足額支付租金的租戶,物業服務企業不得通過停水、停電、停氣等方式驅趕,激化矛盾。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胡克麗律師向澎湃新聞表示,實際上,房東在簽訂合同時就知曉公寓管理公司承租房屋用于轉租經營,還給公司出具有《授權委托書》。公司在轉租房屋時,就善意第三人而言,公司就是房東的代理人,事實上也確實如此。無論房東與公司簽訂什么合同,第三人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該房屋是房東委托公司出租,根據授權委托書,公司構成有權代理。
據《民法典》第九百二十五條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是,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胡克麗表示,即使公司對房東違約,沒有足額支付房租,房東理論上只能追究公司違約責任,不能對租客進行驅趕,就算是要收回房屋,也應當經過公正的司法途徑收回房屋,在司法程序進行期間,租客有權繼續居住該房屋。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衛佳銘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中介,租房,詐騙

相關推薦

評論(477)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