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歲希丁克退休!他在韓國和中國的執教故事,為何如此不同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楊健/仰臥撐足球

2021-09-10 16:02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希丁克率領韓國隊闖入世界杯四強。

希丁克率領韓國隊闖入世界杯四強。

70歲的范加爾剛帶領荷蘭隊出線在望,74歲的希丁克卻已經告別了足球。據荷蘭媒體10日報道,希丁克日前在參加荷蘭電視節目時,宣布結束了自己34年的執教生涯。
希丁克掛冠歸隱,早就有前兆可循:一則從切爾西卸任后,荷蘭老帥要么以顧問身份帶隊,要么都是在足球貧瘠地區發揮余熱。
畢竟,讓一位年過七旬的老者事事親力親為,也實在不夠人道。今年5月感染新冠肺炎后,比自己年輕了幾個時代的克魯伊維特,頂替他擔任庫拉索隊臨時主帥,這也幾乎是希帥退休的先聲。
然而,一位足跡遍布歐洲、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帶領三支不同球隊打入洲際賽事四強的名帥,在東亞的軌跡,卻是截然相反:
在韓國,他是全民景仰的救世主,但在中國,他帶領國奧隊慘淡的戰績和略顯“懈怠”的執教態度,卻讓他離開時留下了一地雞毛。希丁克在韓國的地位非常高。

希丁克在韓國的地位非常高。

猛藥起沉疴,希帥封神
盡管1998年世界杯和2008歐洲杯上,希丁克分別帶領荷蘭隊和俄羅斯隊打進四強,但這一切在2002世界杯韓國隊史無前例的四強表現面前,都顯得微不足道。
在本土世界杯之前,從未挺進淘汰賽階段的韓國隊,4年前剛被歐美列強教做人,儼然是只能在亞洲足壇窩里橫的存在。希丁克上任后,除去用調教荷蘭隊相似的體能和戰術訓練,最大限度強化了韓國隊的長板之外,帶給了球員急缺的自信心。
韓國隊球員的謙卑和服從有口皆碑,但在希丁克眼中,這些品質在球場上百無一用。在荷蘭人持續的熏陶下,“太極虎”在當屆世界杯上表現出與以往迥異的侵略性——在東道主身份的加持、尤其是7場比賽裁判一言難盡的判罰尺度下,全員“狼性精神”的韓國隊闖入四強。
當然,僅從技戰術設計本身,希丁克對韓國隊的提升毋庸置疑:球隊既能眾志成城保持高位壓迫的侵略性,也可在進攻端打出干凈利落的團隊配合。
在核心球員使用上,洪明甫、黃善洪等已經過了巔峰期的老將,仍舊生龍活虎;而超級奇兵安貞煥兩次登場,一次逼平美國,一次絕殺意大利。希丁克培養了樸智星。

希丁克培養了樸智星。

這屆世界杯,令韓國人自此開始了對希丁克長達20年的造神運動:荷蘭人成為韓國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韓國榮譽公民身份的外國人,韓國政府獎勵給他濟州島的一座私人別墅、韓國航空公司和韓亞航空公司為希丁克提供終身免費航班和免費出租車。
韓國獲得世界杯半決賽資格的光州世界杯體育場,在比賽后不久被更名為胡斯·希丁克球場,甚至連希丁克的家鄉邊境小城法瑟費爾德,也成為韓國人訪問荷蘭的熱門中途停留地。
希丁克對韓國人的追捧,也是投桃報李:卸任國家隊主帥后,希丁克憑借深厚人脈運作了多位韓國國腳前往荷甲歷練,樸智星為首的“韓流”,自此成為歐洲賽場一景。
就在希丁克去年接受電視采訪時,他還現場展示了韓國國旗,以示自己和前東家的親密關系。
而當希丁克從中國國奧主帥帥位卸任后,念念不忘的韓國球迷隨即發出邀約:“歡迎您隨時執教韓國隊!”希丁克帶領的韓國隊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希丁克帶領的韓國隊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帶隊?我更想休假……
剛落幕的東京奧運會上,日韓兩國雙雙殺入淘汰賽,這著實令中國球迷倍感苦澀。畢竟,為取得奧運會入場券,此前組建的國奧隊人力、物力、財力投入均相當不菲,但結果卻是一地雞毛。而這一切的源頭,恐怕都要從足協聘請希丁克說起。
2018年10月入主國奧的希丁克,堪稱國奧隊史最大牌主帥,而上任之初,國奧隊先后在萬州四國賽和奧運會首輪預選賽中,取得了6戰3勝3平的成績,盡管與馬來西亞戰平引發不少外界質疑,但出線任務完成,算是達成了“小目標”。
然而,隨后國奧隊就開始了各種“翻車”。
2019年6月土倫杯上,國奧隊面對歐美對手(愛爾蘭、墨西哥、智利)全數吃癟,最終僅獲得第8名;當年9月的黃石邀請賽,中國國奧1比1戰平朝鮮,0比2輸越南。
尤其是后一場失利,是繼國足1比5不敵泰國之后,國字號面對東南亞球隊又一次刻骨銘心的失利,這場比賽也成了希丁克在華執教的終點。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越南U22的主帥是樸恒熙,他曾是2002年世界杯韓國隊的助理教練之一。希丁克執教中國國奧。

希丁克執教中國國奧。

“中國足協的代表給我打過很多電話,然后突然就出現在我家的門口。出于禮貌,我接受了談判,你可以在中國收獲很多東西,這也正是這份工作值得挑戰的地方?!?br />
上任之初,希丁克的開場白就令人略感不適,而首次帶隊在荷蘭打完2場熱身賽后,荷蘭老帥并沒有隨隊一起返回中國,而是在祖國開始了愜意的休假。
在萬州邀請賽和首輪預選賽后,希丁克也都立馬飛回了歐洲享受人生。直到2019年7月向足協述職時,才再次飛回中國。
“休著假就把錢掙了”——希丁克一年的中國之行,更像是一場輕松的撈錢之旅。由于長期人在歐洲,幾乎不到現場考察隊員的荷蘭人,只能憑借有限的訓練時間敲定陣容,這一過于“隨性”的執教方式,與一向強調長期集訓的各級國字號,著實南轅北轍。
毫無疑問,擔任國奧主帥,是希丁克人生的至暗時刻。希丁克和助教孫繼海。

希丁克和助教孫繼海。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如何評定希丁克的東亞執教生涯?事實上,2002和2019年的希丁克,早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物。
身為荷蘭隊上世紀末最出色的主帥之一,強調跑動、團隊和持續施壓的希丁克,并非荷蘭足球傳統433攻勢足球的代言人,更擅長量體裁衣、針對性安排的他,骨子里帶著荷蘭的商人思維,是不折不扣的現實主義者。
無論是當年先棄用戴維斯然后與之和好,還是在荷蘭隊二進宮見勢不妙、以媒體對自己缺乏公正為由突然跑路,都堪一再印證了其思維范式。
比起范加爾和艾德沃卡特,希丁克在業務上并不追求極致,而更樂于成為豪門和財閥的座上賓:這也就不難理解教練生涯前期還曾執掌皇馬的他,新世紀會先后到亞足聯的地盤“技術扶貧”。
和阿布私交甚密的他,先是領著前者代發的薪水執掌俄羅斯,隨后又干脆去切爾西救火。精明的他只在自己最被需要的時候,才施施然以救主身份降臨。希丁克在中國的執教非常失敗。

希丁克在中國的執教非常失敗。

由此,也可以理解為何希丁克執掌韓國隊時,事事親力親為、分外用心,對于一位剛在皇馬下課、聲望欠佳的前任名帥而言,一塊走到哪里哪里亮的金字招牌,才能確保生涯末期拿到足夠可觀的合同。
事實證明,這段傳奇歲月,讓希丁克足足吃了20年老本——國難思良將的荷蘭隊和埃因霍溫,都曾禮聘過故人,而一向對大牌名帥既缺少考量、又缺乏約束的中國足協,在希丁克身上吃虧上當,著實正常不過。
事實上,早在希丁克執掌俄羅斯隊期間,享有各種超越主帥權限自由的荷蘭人,就已經有些“心不在焉”,但俄羅斯隊歷史性的四強表現抹煞了一切。
當不明就里的中國足協聘任希丁克時,他們似乎忘記了,荷蘭人從來沒有執掌青年國字號大獲成功的履歷,而古稀之年的他,也很難讓足協對其耳提面命。
當然,在多次換帥、人員走馬燈輪轉的國奧,希丁克并非最直接的責任人,但卻注定難辭其咎。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騰飛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希丁克,中國國奧

相關推薦

評論(4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