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案受害木匠家屬獲賠四萬八千余元:雖不滿意,但不上訴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柯穎琨 曹俊杰

2021-09-09 11:5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勞榮枝案受害人之一小木匠遺孀朱大紅? ?澎湃新聞記者 柯穎琨 曹俊杰 圖

勞榮枝案受害人之一小木匠遺孀朱大紅   澎湃新聞記者 柯穎琨 曹俊杰 圖

9月9日上午9時,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搶劫、綁架罪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南昌中院經審理認定,被告人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綁架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在庭審現場看到,當審判長宣讀其一審判決死刑時,勞榮枝表示不服,當庭提出上訴。
今日,南昌中院在庭上還宣讀了此案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判決勞榮枝賠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朱大紅四萬八千余元,對此前朱大紅及其代理人劉靜潔提出的135萬元民事賠償未完全支持。朱大紅當庭表示不上訴。
上午11點,朱大紅代理人劉靜潔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和被害人家屬對于法院一審判處勞榮枝死刑的結果是滿意的,但是對民事賠償部分并不滿意,但也沒辦法,“她也沒錢賠,上訴也沒有意義”。
從1999年至今,劉靜潔無償代理此案已經有23年,其間,她也和朱大紅家屬建立了深厚的情誼。劉靜潔說,勞榮枝案在此前開庭時為自己辯解,但從法院的判決可以看出,她和法子英屬于共同犯罪,并且在其中起到主要作用。因對民事部分沒有提出上訴,故勞榮枝案刑事部分的二審,劉靜潔和朱大紅將不再參與。
劉靜潔呼吁,希望有關部門進一步完善被害人的司法救助制度,因為在很多案件中,被告人是不具備賠償能力的,而慘案的發生幾乎將被害人的家庭推向絕境。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勞榮枝案宣判前一日,合肥案受害人小木匠遺孀朱大紅再次從安徽趕到南昌。22年前,她的丈夫陸中明慘遭法子英殺害,被肢解后藏于冰柜之中。
1999年夏,時年35歲的法子英伙同女友勞榮枝,以色相勾引一名男性赴出租屋后將其裝進狗籠實施綁架,勒索錢財后殺人。為恐嚇人質,時年31歲的木匠陸中明被法子英以“做工”為名誘騙而來,進屋后當即被殺害。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公開處決。遺憾的是,小木匠家屬未獲得任何民事賠償。合肥中院以被告人法子英無實際賠償能力為由,判決其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免于賠償。
20年來,朱大紅一邊靠著在酒店做客房保潔獨自撫養三個孩子長大成人,一邊時不時地向公安打聽追逃的進展。陸中明出事時,家中的三個孩子分別是2歲、4歲和7歲,“正因要供養三個孩子,他才會進城,到合肥尋找木工項目”。
朱大紅告訴澎湃新聞,丈夫十幾歲起便跟著師父學習木工,手藝很不錯,“那時候去城里出工,平均下來一天能掙到近一百塊,在當時是很不錯了”。農忙的時候,陸中明會回到家里,幫著妻子插秧和收谷,每年能呆在家里的日子不足3個月。
失去丈夫的二十年里,朱大紅每年都會去公安局詢問追逃進展,也會向律師咨詢相關的法律問題。直到2019年11月29日,廈門市公安局發布通告:逃亡已久的女逃犯勞榮枝在廈門落網。
最初得知消息,朱大紅打電話給劉靜潔,反復核實確認后,她趕忙給子女打電話,通知他們回家,一起去陸中明的墳頭,告訴他這一遲來20年的消息。
去年12月,勞榮枝案首次開庭時,朱大紅曾當庭質問勞榮枝,為何要殘忍殺害無辜,“你的心是不是肉長的?”
法庭上,勞榮枝朝著朱大紅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對陸中明的哀悼,并稱為自己的膽小怯弱不敢面對、逃亡20年沒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傾盡所有進行賠償。
對此,朱大紅表示,一個生命的逝去不能用一句道歉補償,她盼望著法院對公正裁決,對勞榮枝予以嚴懲。
拿到一審判決書后,朱大紅告訴澎湃新聞,她將回到合肥,帶著孩子去給丈夫上墳,告慰其在天之靈。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勞榮枝案

相關推薦

評論(248)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