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案今或宣判,其親屬:對被害方深表歉意,賣房也要賠償

澎湃新聞記者 衛佳銘 宋江云 柯穎琨 實習生 陳依然

2021-09-09 06:4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案將于今日上午9時再次開庭,或將宣判。
8個多月前,該案首次開庭,庭審持續兩天,勞榮枝進行了最后陳述,合議庭宣布擇期宣判。法庭上,檢方指控勞榮枝和法子英共謀作案,是系列犯罪的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勞榮枝則辯稱,自己受法子英的脅迫,也是受害者。
9月7日,合肥受害人小木匠遺孀朱大紅再次從安徽趕到江西南昌,準備參加今天的開庭。她稱,希望勞榮枝被嚴懲,如果今日宣判,她將和孩子一起帶著判決書去給丈夫上墳。
勞榮枝二哥勞聲橋告訴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作為勞榮枝家屬,對于已經逝去的被害人,他們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動幫助妹妹完成民事賠償,“哪怕把我的房子賣了,也要賠給人家?!钡麍孕琶妹貌粫绱藲埲?。
庭審回顧:檢方認為勞榮枝犯罪手段極其殘忍,勞辯稱被脅迫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勞榮枝1974年生,原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學教師。1996年至1999年期間,勞榮枝跟隨其當時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溫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綁架、搶劫、殺人案件。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被抓獲,并于1999年11月18日被合肥中院判處死刑。逃亡近20年后,勞榮枝于2019年12月在福建廈門落網。
2020年12月21日,南昌中院開庭審理勞榮枝案,勞榮枝被控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和綁架罪。
南昌市檢察院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間,勞榮枝和法子英共同謀劃在南昌、溫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綁架、搶劫、故意殺人案件,其中勞榮枝參與殺害5人,并搶劫大量錢財。期間,二人共謀且分工明確,由勞榮枝在娛樂場所做陪侍小姐(俗稱“坐臺”)物色有錢人為作案對象。案發后,勞榮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潛逃。
澎湃新聞在此次庭審現場注意到,在首日長達7個小時的庭審中,勞榮枝不下數十次重復辯解,稱合謀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參與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脅迫。
在法庭調查階段,控辯雙方展開激烈質證,庭審披露了當年勞榮枝參與作案的細節:在南昌案中,她曾建議法子英剪斷被害人熊某義鄰居的電話線并協助捆綁被害人;她曾在偵查階段供述,在常州案中,她單獨看管受害人劉某時曾用老虎鉗對其擊打,并用言語恐嚇等等。
澎湃新聞注意到,控方當庭出示的證據多為勞榮枝本人供述、法子英當年供述及案發時的物證及證人證言。開庭首日,庭審中出示的生物學證據中,暫無直接指向勞榮枝殺人的證據,其余部分物證的實物也因年代久遠滅失,不存在重新鑒定的可能。
南昌市檢察院公訴意見書認為,勞榮枝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其主觀惡性極深,應當承擔故意殺人罪、綁架罪、搶劫罪相應刑事責任。
在最后陳述階段,勞榮枝拿著提前準備好的手稿宣讀。她說,想當著媒體記者的面,對被害人家屬說一聲晚了20年的“對不起”。但她仍重申,自己是受害者。勞榮枝稱,她在21歲時被法子英利用、脅迫,遭受毆打,也想過自殺和逃跑,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錯過了一次次機會,最終釀成無法挽回也不可饒恕的后果。因勞榮枝沒有當庭認罪認罰,此前庭審中公訴人未給出量刑建議。
勞榮枝家屬:愿賣房賠償受害人家屬
9月8日,勞榮枝二哥勞聲橋告訴澎湃新聞,作為勞榮枝家屬,對于已經逝去的被害人,他們深表歉意,并愿意主動幫助妹妹完成民事賠償,“哪怕把我的房子賣了,也要賠給人家”。勞聲橋稱,他堅信妹妹不會如此殘忍(地殺人)。截至目前,家屬尚未能獲得會見機會,曾嘗試與勞榮枝通書信的請求也被有關部門拒絕。
澎湃新聞注意到,2019年12月12日,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勞榮枝分別以口頭和書面形式向公安機關提出,拒絕親屬與南昌警方接觸,希望家屬擺脫陰影;同時拒絕家人為其聘請律師,同時向政府申請法律援助。此后,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西英華律師事務所陳通華、王國強律師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
陳通華在庭審辯護時提出,對勞榮枝涉嫌搶劫和綁架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但對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殺人,現有證據不夠充分。截至本次開庭,陳通華已先后會見勞榮枝19次。
小木匠遺孀:希望嚴懲被告人
9月7日,合肥受害人小木匠遺孀朱大紅再次從安徽趕到江西南昌。22年前,她的丈夫陸中明慘遭法子英殺害,被肢解后藏于冰柜之中。
1999年夏,時年35歲的法子英伙同女友勞榮枝,以色相勾引男子殷某赴出租屋后將其裝進狗籠實施綁架,為逼迫殷某盡快交付財物,法子英當場威脅殷某要殺一個人給他看,時年31歲的木匠陸中明被法子英以“做工”為名誘騙而來,進屋后當即被殺害。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公開處決。遺憾的是,小木匠家屬未獲得任何民事賠償。合肥中院以被告人法子英無實際賠償能力為由,判決其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免于賠償。
20年來,朱大紅一邊靠著在酒店做客房保潔獨自撫養三個孩子長大成人,一邊時不時地向公安打聽追逃的進展。陸中明出事時,家中的三個孩子分別是2歲、4歲和7歲,“正因要供養三個孩子,他才會進城,到合肥尋找木工項目”。
朱大紅告訴澎湃新聞,丈夫十幾歲起便跟著師父學習木工,手藝很不錯,“那時候去城里出工,平均下來一天能掙到近一百塊,在當時是很不錯了”。農忙的時候,陸中明會回到家里,幫著妻子插秧和收谷,每年能呆在家里的日子不足3個月。
失去丈夫的二十年里,朱大紅每年都會去公安局詢問追逃進展,也會向律師咨詢相關的法律問題。直到2019年11月29日,廈門市公安局發布通告:逃亡已久的女逃犯勞榮枝在廈門落網。
得知該消息并反復核實確認后,朱大紅趕忙給子女打電話,通知他們回家,一起去陸中明的墳頭,告訴他這一遲來20年的消息。
去年12月,勞榮枝案首次開庭時,朱大紅曾當庭質問勞榮枝,為何要殘忍殺害無辜,“你的心是不是肉長的?”
法庭上,勞榮枝朝著朱大紅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對陸中明的哀悼,并稱為自己的膽小怯弱不敢面對、逃亡20年沒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傾盡所有進行賠償。
對此,朱大紅表示,一個生命的逝去不能用一句道歉補償,她希望法院對公正裁決,對勞榮枝予以嚴懲。
如今該案再次開庭,或將宣判。朱大紅說,如果今日宣判,她將和孩子一起帶著判決書去給丈夫上墳。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勞榮枝案

相關推薦

評論(32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