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反恐20年|阿富汗:失落的現代化與“圣戰博物館”興衰

澎湃新聞記者 喻曉璇 汪倫宇

2021-09-10 06:3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編者按】
20年前的9月11日,美國紐約的世貿大廈遭兩架飛機撞擊轟然倒塌,舉世震驚。美國、無數受牽連的民眾,乃至整個世界的運行軌跡都因之而改變。20年后,恐怖主義的幽靈仍不時在世界各地肆虐,全球反恐會否“越反越恐”?20年的時間,是否足以令人類看清“9·11”在歷史長河中的影響?
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國際部今日起推出“全球反恐20年”專題報道,從多個維度呈現“9·11”以來這20年如何改變了個人、國家以及世界。

2001年9月11日,在兩架被劫持的飛機災難性地撞向紐約世貿大樓雙子塔的幾個小時后,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出現在電視上——穿著防彈衣的總統如同一名戰士,表情中滿是憤怒與仇恨。幾天后,小布什宣布對阿富汗發動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
“我們將調動我們控制之下的每一項資源、每一種外交手段、每一種情報工具、每一種執法工具、每一項金融措施、每一種必要的戰爭武器,以擊敗全球恐怖主義網絡?!辈际裁枋隽诉@種反恐戰爭獲勝后可能的情形,“我們將剝奪恐怖分子的資金……我們將他們從一個地方驅趕到另一個地方,直至他們不再擁有任何避難所,也得不到任何喘息?!?br />
聽到這些,阿富汗裔美國人阿明·塔爾齊(Amin Tarzi)心情復雜。雖然彼時藏匿在塔利班政權控制下阿富汗的“基地組織”承認發動了這次襲擊,但襲擊者當中無一人來自阿富汗,而飽受戰亂之苦的阿富汗卻因此再次成了超級大國的敵人。
“作為一名擁有阿富汗血統的美國人和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那段時期對我來說無比艱難。由于國際恐怖主義,我現在的祖國正與我曾經的祖國交戰……”現年71歲的阿明·塔爾齊對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回憶道。
阿明·塔爾齊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后淪為難民,1980年移居美國,他現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大學中東研究所主任,而他的另一重身份,則是大名鼎鼎的阿富汗塔爾齊家族后裔。這個龐大的家族,見證過20世紀初阿富汗一段失落的現代化歷史。1928年,在革新未竟之時,阿富汗改天換地,“現代化先驅”馬哈茂德·塔爾齊被一群“粗莽的傳統衛道士”驅逐。阿明·塔爾齊

阿明·塔爾齊

離散于世界各地的塔爾齊家族成員們似乎不斷目睹著一段自我重復的歷史。阿富汗成為了超級大國爭相征服的對象,也成了“圣戰者”聚集的溫床?!?·11”恐怖襲擊事件后,美國卷入了阿富汗新的現代化故事,實行伊斯蘭教法統治的塔利班政權很快被推翻,流亡的城市精英重返家園,阿富汗努力走在擁有民主憲政的現代民族國家軌道上。
然而,近日的事態表明,始于“9·11”的時代已落下帷幕,戴著溫和面具的“新塔利班”重掌政權,人們仍不知道,這片貧瘠的土地是否會再次成為“圣戰者”的天堂。
被流放的“現代化先驅”
“我的家族一直都是革命性的?!闭勂鸺易鍤v史,阿明·塔爾齊娓娓道來,“馬哈茂德·塔爾齊在土耳其長大,他是土耳其共和國首任總統凱末爾熱情的追隨者……塔爾齊家族1905年回到阿富汗的時候,帶來了阿富汗的第一份報紙、第一套刀叉,也是他們讓婦女摘下面紗?!?(編者注:阿明·塔爾齊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馬哈茂德·塔爾齊的外甥,馬哈茂德·塔爾齊是普什圖人。)
以殘暴軍事統治聞名的“鐵埃米爾”(The Iron Amir)阿卜杜勒-拉赫曼汗(普什圖人)在1880年執掌阿富汗大權后不久,知識分子輩出的塔爾齊家族被驅逐出阿富汗。1905年,已經游歷歐洲、土耳其、敘利亞等地的青年知識分子馬哈茂德·塔爾齊歸來,掀起了一場阿富汗的政治風暴。馬哈茂德·塔爾齊

馬哈茂德·塔爾齊

20世紀初的奧斯曼帝國,主張推動政治改革、實行君主立憲制的“青年土耳其黨人”運動已如火如荼,馬哈茂德·塔爾齊在受鼓舞之余,也將這股革新浪潮帶回了阿富汗。為了讓“青年阿富汗人”開眼看世界,塔爾齊創辦了阿富汗第一份報紙《新聞之光》,這份報紙關注當時的國際局勢,涉獵內容包羅萬象。而他的學生——阿富汗國王阿曼努拉汗(普什圖人)則在1923年推行了一部名為《秩序之書》(Nizamnama)的憲法,這不僅打破了阿富汗幾個世紀以來遵循伊斯蘭教法的傳統,還破天荒地提出了“保護宗教信仰自由”的新鮮理念。阿曼努拉汗的妻子、塔爾齊的女兒索拉婭王后則在阿富汗領導了一場在今天看來依然先鋒的婦女革命。索拉婭王后成為1927年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人物

索拉婭王后成為1927年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人物

阿富汗裔美國作家塔米姆·安薩利曾在書中描繪阿曼努拉國王治下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景象,那時的都市年輕人眼界大開,看到了自己從未想象過的一切,“他們的城市堪比伯里克利時期的雅典、阿拔斯時代的巴格達、美第奇家族治下的佛羅倫薩及爵士時代的巴黎?!敝劣隈R哈茂德·塔爾齊,“則是那個時代的弄潮兒、點燃火焰的那根火柴?!?br />
但后世的歷史證明,這段短暫的現代化歷程幾乎是一場海市蜃樓。已官至外交大臣(1924年至1927年)的馬哈茂德·塔爾齊的《新聞之光》僅僅局限在城市的精英階層當中傳播,阿曼努拉國王的新憲法也被宗教領袖們認為是大逆不道。
1927年,阿富汗國內反對改革的聲音一浪蓋過一浪,阿曼努拉汗卻選擇了出訪歐洲與中東。在這次漫長的訪問期間,索拉婭王后褪去面紗,香肩半露,阿曼努拉汗則穿著西裝前往清真寺祈禱。他們賺足了西方的關注,也引起了政敵的幸災樂禍——阿富汗國內反對阿曼努拉汗統治的人已也越來越多。
正是在這次歐亞之行期間,阿明·塔爾齊的外祖父古拉姆·葉海亞·塔爾齊(Ghulam Yahya Tarzi)擔任了阿曼努拉汗的隨行秘書,也因此得以與凱末爾謀面。這位成功締造出現代土耳其的偉人曾親口對他說道,“若想要實現現代化,打敗這些宗教領袖,首先要確保擁有一支強大而忠誠的軍隊?!边@讓年輕的阿明·塔爾齊印象深刻,“雖然我外祖父1975年就去世了,但我從未忘記他說過的這句話。塔爾齊家族失敗了——第一個原因是,他來到了一個無法接納他的社會;第二個原因是,他沒有強大的軍事力量?!?br />
1928年12月,塔吉克族軍閥哈比卜拉·卡拉卡尼(Habibullah Kalakani)領導僅2000人叛軍朝首都行進,其中只有200人裝備了步槍,其余人員只有斧頭與棍棒。然而,就是面對這樣的一群“烏合之眾”,阿曼努拉汗重金打造的現代化軍隊幾乎未做任何抵抗便潰敗了,光鮮亮麗的喀布爾很快落入了來自窮鄉僻壤的“挑水夫之子”(Bachey Saqao)之手。
“我很尊重我的家族成員,馬哈茂德·塔齊、索拉婭王后……但當他們回到阿富汗的時候,阿富汗不像伊朗和土耳其,這個國家并沒有很好的知識分子基礎。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倉促開始了一段現代化進程?!卑倌曛?,阿明·塔爾齊反思著祖輩改造阿富汗的嘗試,“很遺憾的是,彼時在阿富汗尚無可吸收現代化的場所。在阿拉伯語中,這種現象被叫做Bada’a(???),意思是惡劣的侵略(編者注:該詞有創新、新奇之意,但有時也被解讀為“異端邪說”)?!?br />
隨著阿曼努拉汗政府的倒臺與反對派掌權,塔爾齊家族于1928年再度被流放。粉墨登場的宗教領袖們隨即下達了四大命令:第一,讓婦女重新戴上面紗;第二,取締女性受教育的權利;第三,將留學土耳其的女學生接回國?!暗谒臈l是什么呢?驅逐塔齊家族,因為他們就是Bada’a的源頭?!卑⒚鳌にR說道,“這并不是玩笑,這說明阿富汗的社會沒有能力去接收這些現代化的信息?!?br />
在阿富汗的近現代歷史中,外來的現代化元素和內在的保守元素之間一直關系緊張。宮廷陰謀、基于種族和部落矛盾的斗爭、邊境戰爭和保守派對改革的抵制時有發生。作為一個國家,阿富汗幾乎“功能失調”,首都的精英階層吸收著外界新鮮的信息,鄉村的教士、部落長老們則只服從于宗教與傳統,站在他們身后的是未受過現代意義上教育的貧苦大眾。
塔爾齊家族離開后,歷史翻開了荒誕的一頁。后世流傳的笑話如此嘲諷挺入首都的“鄉巴佬之軍”:喀布爾宮殿里的豪華裝潢讓他們目瞪口呆,他們誤把夜壺當成盛湯的器皿,吃掉了滾落在地上的水果,而他們大快朵頤的同時,卻驚奇地發現自己本以為可吐出窗外的果核奇跡般地反彈了回來——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玻璃窗。馬哈茂德·塔爾齊與阿曼努拉汗未曾想到的是,他們基于歐洲、土耳其革命經驗而提出的改造阿富汗社會的設想,從未走出過喀布爾這個被玻璃窗圍起的象牙塔。阿曼努拉汗擔任國王時期建造的帕格曼皇家公園,大多數建筑在80年代蘇聯入侵和90年代內戰期間被毀 法國阿爾伯特·卡恩博物館 圖

阿曼努拉汗擔任國王時期建造的帕格曼皇家公園,大多數建筑在80年代蘇聯入侵和90年代內戰期間被毀 法國阿爾伯特·卡恩博物館 圖

“他來到歐洲,看到了歐洲的先進,于是就想著讓我們像歐洲人那樣做,像歐洲人那樣著裝,這樣變革會一夜間到來。但是在阿富汗,社會還沒有這種文明的土壤去實現變革?!卑⒚鳌に桚R說道,“事實上,我的家族太過于西化,這并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而是非常格格不入的(alien),你無法把你的思想在一個無法吸收它的社會付諸實踐,這就是失敗的原因?!?br />
塔爾齊家族的成員們從此四散世界各地,師從塔爾齊的國王阿曼努拉汗則在一場大雪中對自己的人民絕望地宣讀了放棄改革的承諾,并在流亡中度過了悲慘潦倒的一生。那段未竟的變革和失落的現代化歷程也暗中決定了未來許多關鍵事件的發生,甚至在近一百年后,當另一群自認為篤信伊斯蘭教的武裝人員接管喀布爾時,人們還可從總統加尼的出走中讀到歷史沉默的回響。
塔利班的崛起
1929年阿曼努拉汗黯然下臺后,控制阿富汗廣大農村的部落長老和地主階層頑固抵抗任何改革。這使得其后繼者納第爾沙阿和查希爾沙阿都對改革心有余悸,不敢推動大刀闊斧的社會變革。直到達烏德汗上臺,阿富汗再度邁入現代化的軌道。
1953年,查希爾沙阿任命自己堂兄達烏德汗親王為首相,此人是一個更激進的改革派,主張加速現代化,但同時希望保證阿富汗在鐵幕下保持獨立。他抓住了美蘇都想拉攏阿富汗的需求,左右逢源,爭得蘇聯一億美元貸款,又獲得美國援建坎大哈國際機場的項目。
在那幾十年時間里,大批外國技術人員進入阿富汗。在首都喀布爾,年輕的阿富汗女孩穿著西式短裙上街消遣,身穿西裝的阿富汗商人則開著蘇聯和西方國家產的轎車,新式醫院和學校拔地而起……
阿明·塔爾齊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他的外祖父也曾在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先后擔任阿富汗駐蘇聯和捷克斯洛伐克大使。那時社會主義陣營國家曾大力援助阿富汗,塔爾齊外祖父的相當一部分工作內容便是協調這些援建項目。在1979年以前,蘇聯曾援建了喀布爾國際機場、北部山區公路網等大型項目。60年代中期喀布爾理工大學的女學生 Hulton-Archive 圖

60年代中期喀布爾理工大學的女學生 Hulton-Archive 圖

阿政府內的精英也逐漸將目光投向蘇聯,希望借鑒蘇聯國內建設的經驗來迅速實現現代化和工業化。而民間精英同樣積極思考國家的未來,一些大學生在畢業之后,去了彼時作為整個阿拉伯世界中心的埃及,其中一些人在開羅的愛資哈爾大學接觸到了庫特布主義。(編者注:庫特布主義宣揚“攻擊型圣戰”)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后,蘇軍迅速開始了對阿富汗社會的“蘇維?;?。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的年份。研究政治伊斯蘭的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學者易卜拉欣·馬拉西(Ibrahim Al-Marashi)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盡管阿富汗嚴格上不算是中東國家,但塔利班最近的勝利正是中東地區1979年以來政治伊斯蘭大趨勢的新高潮。
“阿富汗今日的問題顯然可以追溯到1979年12月25日蘇聯入侵的那天,但同樣在那一年,德黑蘭爆發的伊斯蘭革命和麥加禁寺圍困事件(編者注:1979年11月20日,一些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在麥加禁寺劫持了人質,號召推翻他們眼中過于親西方的沙特王室)為塔利班的興起打了一劑強心針。這幾件事湊到一起埋下了如今喀布爾變天的種子?!瘪R拉西寫道。
伊朗伊斯蘭革命和麥加清真寺事件首先給沙特王室造成了巨大壓力。什葉派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全力將自身打造為一個政治伊斯蘭的模板,這直接威脅了沙特王室在伊斯蘭世界的合法性。麥加清真寺事件則讓他們感到了真切的危險。因此,沙特王室開始擁抱嚴苛的瓦哈比主義,并逐步將其向外輸出。
蘇聯入侵后,阿富汗出現了一波極端伊斯蘭化浪潮,而這背后也得益于中情局聯絡阿各派穆斯林對抗共產主義的企圖。在所謂“里根主義”的外交思想驅動下,美國當時花了約35億美元來武裝阿富汗的“圣戰士”。1989年蘇軍撤離阿富汗以后美國雖停止了軍火供應,但繼續加強了與“圣戰士”的政治聯系。80年代的阿富汗“圣戰者”

80年代的阿富汗“圣戰者”

在打擊親蘇聯的阿富汗世俗力量的同時,美國還一度對塔利班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根據學者阿馬蘭都·米斯拉(Amalendu Misra)的研究,從上世紀90年代初一直到1996年塔利班奪權前夕,美國都與塔利班保持了模糊而曖昧的合作關系。由于缺乏對塔利班背后的宗教思想體系的了解,那時華盛頓的官僚們認為塔利班可以作為一個反伊朗與什葉派陣線的一部分,從而為美國所用。
美國當時甚至一廂情愿地認為,塔利班的“宗教純潔性”使他們專注于清除伊朗等“異教或異端大國”在阿富汗的影響,而無意爭奪全國統治權,以及塔利班會打擊鴉片和海洛因的生產。如此失調的認知讓報道阿富汗問題的著名記者艾哈邁德·拉希德后來批評稱,那時部分美國涉阿外交官天真地把塔利班當成了“古道熱腸的傳教士”,按照自身對基督教傳教士的認知想象出了一個塔利班的形象。
然而,后來的事實說明,塔利班始終未曾拋卻政治伊斯蘭的行動目標。在1996年進入喀布爾之前,塔利班就宣稱要以《古蘭經》中的原則來建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人類學學者南?!ち值纤狗ǘ髟L期在阿富汗鄉村地區進行田野調查。她告訴澎湃新聞,那時的塔利班在局勢趨穩后只向人們承諾兩件事:安全和結束沖突。在內部多股勢力的妥協之后,塔利班將恢復國內和平、全面解除各派武裝、實施伊斯蘭教法和保護阿富汗的“伊斯蘭特性”作為優先事項。
但同時,隨著其取得政權,塔利班的思想體系也與中東地區的其他政治伊斯蘭組織區分開來,帶有明顯的“阿富汗特性”。林迪斯法恩強調那時的塔利班普什圖沙文主義色彩濃厚,對塔吉克人和哈扎拉人等少數民族持敵對態度。
記者艾哈邁德·拉希德當時則寫道,1996年奪權后的塔利班既不是受穆斯林兄弟會鼓舞的激進伊斯蘭主義者,也不是帶有神秘色彩的蘇菲派。塔利班只代表自己,只認可自己詮釋的伊斯蘭教義。
2001年以前的塔利班與歷史悠久的穆兄會截然不同,其根本區別在于組織架構和對現代化的看法。塔利班的資深研究者安東尼奧·朱斯托齊在著作中提到,塔利班拒絕曾被穆兄會接受的“列寧式政黨組織模式”,也反對穆兄會對伊斯蘭現代性的追求。實際上,當時的塔利班希望完全取消現代性。
1996年奪權后,塔利班在大城市中進行了一場全面的反現代化運動。在那時,阿富汗城鄉涇渭分明,比今日更甚。大量非普什圖裔的城市精英聚集在喀布爾等城市,他們的生活方式與全國大部分人口迥異,也往往對外省農民流露出鄙視。
在成為難民之后的16年里,阿明·塔齊再也沒有回到過阿富汗,直到1996年在烏茲別克斯坦暫住期間,他第一次進入了阿富汗北部重鎮——馬扎里沙里夫。阿明·塔齊目睹了一個愚昧、割裂的社會:貧窮的人們不會讀,也不會寫,他們對世界的認識完全來自于宗教學校的老師,對于一些阿拉伯語詞匯,他們的理解甚至從出生起就是完全錯誤的?!爱斠粋€人用阿拉伯語說Wa Allah(憑真主起誓),人們就會覺得,他一定是全知全能的,但這實際上與伊斯蘭教沒有一點關系?!?br />
由于城市精英與鄉下農民長期關系緊張,蘇聯入侵時期甚至曾協助過親蘇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國當局對農民的強迫式土改,因此當時主要由普什圖農人、山民構成的塔利班進城后對他們實施了殘酷的迫害。學者卡邁勒·馬提努?。↘mal Matinuddin)在其研究中對此解釋稱,城市在塔利班眼中代表了外部強加的現代性,無論是塔利班上層堅守教條的“學者型”領導者,還是下層那些在難民營中長大的基層戰士,都對城市無甚好感,相反,它們成了肉眼可見的報復目標。
“圣戰者”天堂
抵抗侵略穆斯林領土的超級大國——這種“圣戰”理念讓中東的穆斯林們深受鼓舞,阿富汗也自那時起成為了政治伊斯蘭的紐帶,這場反蘇獨立戰爭吸引了來自中東和北非的無數激進分子。在這些“阿拉伯裔阿富汗人”當中,一位名叫阿卜杜拉·優素?!ぐ⒃返淖诮虒W者建立起了一種新的思想體系。
阿扎姆出生在英國托管下的巴勒斯坦,早年加入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但他并沒有加入蘇聯支持下的巴解組織的民族解放斗爭,而是設想了一條不同的道路:進行一場超越歐洲殖民列強繪制的中東政治版圖的泛伊斯蘭跨民族運動。
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阿扎姆發表了題為“捍衛穆斯林土地”的宣傳小冊子,宣布阿富汗和巴勒斯坦的斗爭都是“圣戰”,鼓勵年輕的阿拉伯“圣戰者”志愿前往阿富汗。出生在沙特富裕家庭的一位年輕人閱讀了這本小冊子,他決定前往阿富汗——這個人就是策劃了“9·11”襲擊事件,并引發日后美國在阿富汗20年反恐戰爭的“基地組織”領導人奧薩馬·本·拉登。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以沙特為源頭的瓦哈比主義已經開始輸入到阿富汗。根據德國國際安全事務研究所專家吉多·施泰因貝格的一份研究報告,當時阿富汗一些重要的“圣戰者”領導人,如阿卜杜勒-拉蘇爾·薩耶夫就接受了舶來的瓦哈比主義,更不用說后來與塔利班關系頗為密切的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組織”。阿拉伯裔阿富汗“圣戰者”

阿拉伯裔阿富汗“圣戰者”

阿扎姆提出了一種建立類似“伊斯蘭全球圣戰快速反應部隊”的概念,這一概念被本·拉登付諸實踐,阿富汗成為了這支部隊的“基地”(Al-Qaeda,阿拉伯語意為“基地”)。腰纏萬貫的富商本·拉登借助“基地組織”,資助了從波斯尼亞到車臣、再到菲律賓的全球“圣戰”行動。
“圣戰”領導人和激進的“圣戰者”與在阿富汗的“基地組織”會面,建立起了網絡和紐帶,互相分享著軍事戰術和宗教宣傳冊。2001年美軍清剿阿富汗后,發現廢棄的房屋和營地里散落著各種小冊子、書籍、視頻和CD,所有這些都向“圣戰者”們發出著召喚——核心信息是“哈里發國”的重建,讓伊斯蘭教回歸公元8世紀時的“榮光”。
盡管塔利班似乎從未有過這種把“圣戰”擴張到全球的雄心,但塔利班所在的阿富汗卻逐漸成為了全球“圣戰者”的博物館?!都~約時報》2002年報道稱,自1996年本·拉登在阿富汗建立“基地組織”以來,估計有2萬名新兵在十幾個訓練營中參加了培訓,他們來自埃及、沙特、伊拉克、馬來西亞、索馬里等20多個國家,大多數人接受了基本的步兵訓練,另一部分精英還接受了西方重要人物的特工訓練。
本·拉登1996年回到阿富汗之時,正值塔利班在全國各地擴張。據塔米姆·安薩里所述,本·拉登拿出300萬美元幫助塔利班收買了喀布爾以南的軍閥,這也讓本·拉登成為了塔利班最喜愛的“阿拉伯裔阿富汗人”之一。
“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確實曾經庇護過‘基地組織’,因為當時這是一個只有三個國家承認的政權:巴基斯坦、沙特和阿聯酋?!遍L期研究政治伊斯蘭運動的牛津大學歷史系教授費薩爾·德夫吉(Faisal Devji)對澎湃新聞說道,“阿富汗這個國家同時也貧窮到絕望,‘基地組織’似乎是唯一可以為他們提供某些幫助的人?!?br />
但事實上,本·拉登逗留期間,“基地組織”特工在塔利班或其他阿富汗人中并不受歡迎。英國記者詹姆斯·弗格森(James Fergusson)認為原因在于,“基地組織”成員“富有、老練又國際化”。此外,他們“非常種族主義,將阿富汗人視為未受過教育的野蠻人。阿富汗人對他們駕駛裝了空調外觀又閃亮的新車到處跑的傲慢態度感到不滿,以至于這些新車的窗戶和掛著的阿聯酋迪拜車牌都被人們涂黑了?!?br />
“塔利班和更古老的政治伊斯蘭運動,它們更多出于冷戰的思維方式,它們是世界冷戰愿景的一部分,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更多把民族國家視為基石,將意識形態視為把公民團結在一起的方式?!钡路蚣赋?,這正是塔利班與“基地組織”最根本的不同。
“新塔利班”歸來
塔利班不愿交出本·拉登的決定釀成了阿富汗的又一次悲劇。隨后發生的故事人盡皆知:美國入侵阿富汗,“基地組織”的巢穴被清剿一空,庇護他們的塔利班也難逃厄運。直到最近,美國的歷史性撤軍宣告了20年反恐戰爭的終結,以“溫和面孔”示人的塔利班重掌喀布爾政權。
事實上,2008年,阿明·塔爾齊就敏銳地觀察到了塔利班的變化,他提出了“新塔利班”(Neo Taliban)的術語——他們可以分為兩個主要的意識形態群體,一種是與“基地組織”結盟的人,另一種群體則似乎已經回歸更傳統的普什圖根源,并試圖成為一種聲音:不僅為普什圖人發聲,更是為阿富汗的傳統穆斯林發聲。阿富汗邁馬納地區的鄉村 世界糧食計劃署 圖

阿富汗邁馬納地區的鄉村 世界糧食計劃署 圖

然而,在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缺席的日子里,另一個主張全球圣戰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正在瘋狂生長。入侵阿富汗后的第三年,美國又接連入侵了伊拉克,具有暴徒色彩的約旦人扎卡維利用了當時的安全真空,流竄至伊拉克組織了與美軍作戰的地方武裝,起初扎卡維宣誓效忠“基地組織”,但隨后他殺戮成性的惡名引起了“基地組織”不滿。
直到2012年,這支所謂的“基地組織”伊拉克分支以“伊斯蘭國”的名義在敘利亞橫空出世,并很快吸引了來自中東、非洲,甚至西方的“圣戰者”加入。2014年起,自稱是“伊斯蘭國”中亞南亞分支的“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開始在阿富汗東部地區活躍,他們與塔利班爭奪地盤、資金與人員,而塔利班內部一些持更激進意識形態的成員會轉而倒戈ISIS-K。
“塔利班屬于一個更古老的世界,它們幾乎是這個舊世界的最后一批行為者,因為它們正是在蘇聯崩潰了之后才建立起了自己的主導地位?!钡路蚣f道,“如今,塔利班必須與‘伊斯蘭國’抗爭,‘基地組織’雖然仍未消亡,但它基本上已經不再重要了?!了固m國’是新的全球伊斯蘭圣戰力量,他們的國家身份完全與全球運動和斗爭混為一體。塔利班已經把‘伊斯蘭國’視為敵人,他們的敵人是全球化形式的圣戰?!?br />
德夫吉認為,正因為如此,如今的塔利班不會再熱衷于與這些團體合作,也不會激發全球性的恐怖主義浪潮?!斑@并非暴力的問題。塔利班可以像其他所有組織一樣暴力,但他們怎么定位自己的暴力?他們對未來是如何設想的?他們有什么樣的政治想象?”
但在阿明·塔爾齊看來,阿富汗滋生全球恐怖主義的隱患依然存在:“塔利班可否完全控制住阿富汗全國疆土?一旦有權力真空的地區,就會產生不穩定,不穩定則會帶來更多的‘恐怖分子’?!?br />
《紐約時報》評論稱,20年的全球反恐戰爭期間,美國及其盟國確實通過軍事手段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獲取地盤,然而這并沒有遏制它們繼續進行恐怖主義活動。不管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還是“基地組織”,都摸索出了適應美國軍事高壓的辦法,它們演化出更加去中心化的組織結構,還尋找到了新的熱點地區繼續輸出恐怖主義。
具體到阿富汗問題上,塔利班迅速奪取政權并不一定意味著穩定的到來,相反,塔利班并沒有實現對各派激進勢力的管控。根據聯合國今年6月份出臺的一份報告,從美國開始撤軍行動前的幾個月開始,已有8000名到10000名極端分子從中亞、北高加索和巴基斯坦等地涌入阿富汗,他們中有部分人與“基地組織”或塔利班存在聯系,另外一部分則傾向于支持ISIS-K。
“塔利班已經從他們1994年的錯誤(編者注:指塔利班1994年興起后以嚴厲的伊斯蘭教法統治其控制下的阿富汗領土,招致民眾不滿)當中汲取了教訓?!卑⒚鳌に桚R說道,“塔利班并不是鐵板一塊,現在不太好說,但他們至少有兩到三個分支?!彼赋?,其中一個分支是多哈政治辦公室的負責人巴拉達爾一派,這一派人已經發生了可觀的改變。另外一個分支則是塔利班創始人穆罕默德·奧馬爾之子葉爾孤白一派,他領導著神秘的“哈卡尼網絡”,思想更加“硬核”。
“哈卡尼網絡”誕生于美國中央情報局資助的反蘇“圣戰”運動,1995年承諾效忠塔利班。從那時起,雖然該組織一直是塔利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它一直保持著自治的權利,并與眾多國際恐怖組織有著密切聯系。
“我們需要和塔利班合作,因為他們已經在那里了,但我們需要合作的對象是更加開放的一派,我們必須妥協,與巴達拉爾的人合作可能是我們現在最好的選擇?!卑⒚鳌にR表示,“其次,我們要避免讓那些從監獄里出來的各種‘恐怖分子’滲透到山谷鄉村?!?br />
年逾古稀的阿明·塔爾齊仍擔憂著,那些被塔利班從監獄中釋放的潛在“恐怖分子”也可能會成為阿富汗的定時炸彈。
“我希望我是錯的,我希望永遠不會再有一場反恐戰爭?!?阿明·塔爾齊說道。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胡甄卿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阿富汗,塔利班,9·11二十周年

相關推薦

評論(10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