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格里污染事件舉報人李根山一審被判后上訴,庭審有兩大焦點

澎湃新聞記者 薛莎莎 廖艷

2021-09-04 07:3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備受關注的寧夏動物保護志愿者李根山被起訴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和尋釁滋事罪一案,8月31日一審宣判。李根山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一萬元。
李根山的律師曾祥斌9月3日向澎湃新聞(www.csrme2010.com)發來的判決書顯示,法院審理認為,李根山等人準備了獵狗等捕獵工具,攜帶獵狗的目的就是為了獵捕鵝喉羚,最終造成2只鵝喉羚被獵捕并遭殺害。
據紅星新聞報道,李根山在法庭上辯稱,這并非獵捕,而是一起“車撞羊”的交通事故。對于檢方指控的關于尋釁滋事罪的三項事實,李根山稱,三起事實中,他們均針對捕獵者向森林公安報警。但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并未報警。
9月3日,李根山的妻子稱,李根山不服一審判決結果,已向法院提出上訴。
非法獵捕罪焦點:被告人稱是“車撞羊”,一審認定共謀捕獵
2019年,李根山參與舉報騰格里沙漠排污事件受到關注。當時,生態環境部派出工作組,赴寧夏中衛市調查。據中衛市通報,該污染事件所涉美利林區12萬平方米范圍內發現黑色黏稠物污染地塊14個,對涉事企業9名責任人和監管部門2名責任人依規依紀依法追究了相關責任。
2020年9月10日,中衛市公安局發布消息稱,李根山等人因打著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成員的幌子,相互勾結,采取毆打、威脅、辱罵、恐嚇等手段,先后實施了尋釁滋事、敲詐勒索、搶劫等違法犯罪行為,被警方刑事拘留;當年9月29日,中衛市沙坡頭區檢察院依法以涉嫌非法獵捕、殺害珍貴野生動物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對李根山等人批準逮捕。
2021年8月21日,此案由沙坡頭區法院一審開庭審理,庭審持續兩天,直到8月22日晚11點20分結束,法院宣布擇期宣判。
起訴書稱,2019年12月,李根山、牛海波等6人共謀去獵捕鵝喉羚等野生動物,并準備車輛、探照燈、獵犬等工具。當晩,他們駕車前往沙坡頭區迎水橋鎮甘塘地區,開始分頭尋找、獵捕鵝喉羚等野生動物。其中,李根山、牛海波、徐國祥采取駕車撞擊方式獵捕1只鵝喉羚并藏匿徐國祥家中。另有3人采取獵犬獵捕方式抓獲1只鵝喉羚,但因3人駕車返回途中車輛陷于砂石中無法行駛,遂通知李根山、牛海波、徐國祥三人開車救援。后6人將這只鵝喉羚在牛海波家中宰殺分割。
起訴書稱,李根山將其與牛海波、徐國祥獵捕、殺害的鵝喉羚頭骨送給被告人張玉,張玉將該鵝喉羚頭骨處理后制作標本保存。2020年9月,被告人張玉明知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李根山等人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仍將該鵝喉羚頭骨標本敲碎,并拋至黃河毀滅。經鑒定,被告人李根山等6人非法獵捕、殺害的2只鵝喉羚系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澎湃新聞從李根山的律師曾祥斌處獲得的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為,經審查,被告人李根山、牛海波、徐國祥等6人在前往甘塘地區之前便準備了獵狗等捕獵工具,6人對攜帶獵狗均知情,明知攜帶獵狗可能會造成捕殺鵝喉羚的危害后果,但仍希望或放任這種結果發生。被告人徐國祥等3人的供述也可相互印證,證實攜帶獵狗的目的就是為了獵捕鵝喉羚。6名被告人在主觀上具有獵捕鵝喉羚的共同故意,客觀上也積極實施了獵捕行為,造成了2只鵝喉羚被獵捕并遭殺害的危害后果,6名被告人均構成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的共同犯罪,應對該后果承擔責任。
法院審理認定,被告人李根山、牛海波等多人違反國家野生動物保護法規,非法獵捕、殺害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鵝喉羚,其中李根山等4人非法獵捕、殺害2只。
李根山和牛海波在庭審上的說法,與判決書上法院認定的事實有所不同。
據紅星新聞此前報道,庭審上,李根山稱,當晚他坐在車后排睡著了,車撞到鵝喉羚后,牛海波和徐國祥將他喊醒,他下車,看見車后躺著一只鵝喉羚。他查看現場,發現車沒有拐彎,沒有下路基,也沒有追逐、碾壓的痕跡,他認為這是一次“車撞羊”的交通意外,并非公訴機關所指控的,他們駕車撞擊獵捕鵝喉羚。
根據報道,李根山稱,受傷的鵝喉羚被拉到徐國祥家養傷。次日,他接徐國祥電話說鵝喉羚死了,不知道這只鵝喉羚是如何處理的。同時,徐國祥還告訴他,當晚另外一輛車的3人也抓了一頭鵝喉羚。
被告人牛海波則在庭審上稱,他們在開車途中發現一只動物,徐國祥說是“黃羊”(實為鵝喉羚),讓他開車撞,他回頭問李根山,李根山稱想撞就撞,當他第二次回頭再問李根山時,因為車距離“黃羊”太近,來不及剎車就撞了上去。
被告人徐國祥稱,路上,他在后排睡著了,模糊聽見牛海波問有一只“黃羊”撞不撞?他沒有回答,也沒聽到李根山回答,隨后“哐”的一聲車撞上了“黃羊”。他們下車看到“黃羊”躺在地上,就把“黃羊”拉到徐國祥家。
一審判決書顯示,李根山及其辯護人提出指控李根山犯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事實不屬實,罪名不成立的辯解、辯護意見。
尋釁滋事罪焦點:被告人稱報了警,一審認定沒有
關于尋釁滋事罪,起訴書指控,2019年下半年,李根山伙同牛海波、徐國祥、周波、張保其、馬虎臣等人,打著“保護野生動物”的幌子,以“巡山”為名,強拿硬要或任意損毀、占用他人財物,破壞社會秩序,實施了三起犯罪行為。
起訴書稱,在這三起犯罪事實中,李根山及牛海波等人,追逐攔截他人,并占有他人的6只獵犬,其中一只獵犬在捕獵過程中摔傷后,被李根山、牛海波等人宰殺食用。這6只獵犬價值共計5640元。
被告人當時是否報警等成為尋釁滋事指控的辯論焦點。
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李根山辯稱,檢方指控的三起事件中,他們都針對捕獵者向森林公安報了案,他不構成尋釁滋事罪。
此外李根山的辯護人提出,李根山系環保志愿者,不具有尋釁滋事犯罪的主觀故意和犯罪動機;李根山等人在巡山過程中把捕獵者的獵狗收走,不屬于無事生非、強拿硬要的行為,沒有破壞社會秩序。
另據紅星新聞,在此前庭審的法庭辯論階段,李根山辯護人認為,本案中涉及到的獵犬雖然是盜獵者的合法財產,但同時又是涉嫌犯罪的工具,李根山等人為阻止盜獵者捕獵,收走捕獵工具時并非強拿硬要。
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定,經審查,被告人無權沒收、處置公民的合法財產,公訴機關指控的尋釁滋事事實中各被告人均未報警,被告人李根山、牛海波、徐國祥、周波在“巡山”過程中,借保護野生動物的名義,強拿硬要或任意損毀、占用他人財物,情節嚴重,破壞社會秩序,其行為均構成尋釁滋事罪。
法院一審認定,被告人李根山犯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總和刑期有期徒刑五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在此案中,除李根山外,被告人牛海波、徐國祥、周波、郭華、顧新平、詹龍等犯危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其中,牛海波、徐國祥、周波、馬虎臣等人犯尋釁滋事罪。此外,還有被告人犯幫助毀滅證據罪和非法經營罪等。
該案一審判決書由中衛市沙坡頭區法院2021年8月31日作出,共有110頁。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李根山,騰格里污染舉報人

相關推薦

評論(298)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