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釋虛擬偶像:粉絲為什么愿意為紙片人花錢?

澎湃新聞記者 舒怡爾 衛瑤 實習生 鄧海瀅

2021-09-04 11:59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天使有傻傻的、帶有鼻音的笑聲”,粉絲這樣回憶“絕對天使Kurumi醬”。
她是以紅頭發天使形象活動的虛擬主播,和“初音未來”、“洛天依”這樣的虛擬歌姬不同,虛擬主播由虛擬形象和背后的真人“中之人”組成。簡單來說,可以理解成游樂園里專人扮演的玩偶,中之人就是玩偶服下的真人。
借由面部和動作捕捉技術,中之人作出的表情和動作就可以即時反應在2D或3D模型做成的“皮”上。直播平臺并不提供技術支持,所以虛擬主播的效果也很參差,單打獨斗的“個人勢”虛擬主播,他們的虛擬形象或許只能活動頭部,做眨眼、微笑這樣簡單的表情,而有企業運營的“企業式”虛擬主播,戴上沉重的動捕設備,直播時虛擬形象能展現出更細膩的效果,觀眾甚至能從模型中感受到主播跳舞的力度。
Kurumi的中之人常被猜測為一位不自由的主婦,她的賬號幾次遭到家人破壞,至此已幾乎消失在網上??伤龘嵛咳诵牡母杪曇廊皇且恍┤擞洃浬钐幍墓饬?,他們稱她為“唯一的天使”,而自己是她的“子羊”。
虛擬主播在2021年變成了一個熱詞??膳c大眾頭腦里模糊的刻板印象不同,它暫時和人工智能無關,而與真人在虛擬空間里的另一段人生有關。
B站的虛擬主播直播區就好像一座摩天大廈。晚上,近500個窗口亮起燈,虛擬主播開始直播,而他們的觀眾,越來越多了。B站虛擬主播直播區截圖

B站虛擬主播直播區截圖

化裝舞會:每個人都能做15分鐘偶像
安迪·沃霍爾曾經說過:“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碧摂M主播把這個夢想帶給了更多的人。
一個虛擬形象便可作為入場券,找一副更適合自己的軀殼,或許是銀頭發紅眼睛,給自己一個天馬行空的設定,當人魚,當狐貍,當皇女……戴上面具,變成另一個人。曾有中之人接受《刺猬公社》采訪時表示,披著一個虛擬面具,她做了很多過去生活和工作中做不了的事。
雖然好模型的價格動輒上千甚至上萬,動作捕捉的設備也價格不菲,但與打造一個現實世界偶像相比,做虛擬主播,成本已經相當低廉。
它的“易入門”程度,和不賺錢程度是成正比的。
盡管虛擬主播日賺百萬已經不是新聞,虛擬偶像團體A-SOUL的成員貝拉生日會結束后,付費的艦長數目達到11395個,但頂峰很風光,尾巴卻很長。在“有姓名”的3472個虛擬主播中,超半數的人,這個月沒有一分錢入賬,更別說無人提及的“小透明”了。那些沒什么名氣的主播被稱為“底邊主播”?!朵\刻度》曾采訪過全職虛擬主播“江城Enari”,截至2021年9月2日,他的粉絲數為376人。他介紹道,自己每天會直播十小時,可出道近4個月,直播收益才一千塊。
“墨茶”或許是最有名的底邊主播,一則宣布他“貧病交加,不幸逝去”的訃告讓他死后成名。他的虛擬形象是一個下巴尖尖的,劉海頗長的男孩兒。在他生前,一名叫“-妖羊-”的用戶給他開通了提督。據《全現在》報道,“刨去抽成和稅費,一個月提督最后能夠到賬八百元,B站規定:收入次月才能提現,且需要數天才能到賬。墨茶死在一個月后?!?br />
虛擬主播是有賺錢的潛力的,資本看在眼里,這意味著,所謂“資本入場”,不可避免。
2020年底,傳統偶像經濟公司樂華娛樂宣布推出虛擬偶像團體A-SOUL,由字節跳動提供底層技術支持。起初受到原生的虛擬主播粉絲抵制,開播不久之后,其細膩的動捕技術和中之人在主播中拔尖的業務能力,將最初的一部分反對者,變成了第一批粉絲。一年不到,團隊成員已經成為B站頭部虛擬主播,其中成員“嘉然”在B站的粉絲數逼近一百萬。A-SOUL直播剪輯截圖

A-SOUL直播剪輯截圖

除開聲勢最猛、出道亦較晚的A-SOUL,國產虛擬主播已經有過不少玩法。2020年7月,著名演員蔡明在B站以“菜菜子”的虛擬形象開播,半小時便達成百艦,所謂情懷,讓阿宅說出“我從出生就開始單推菜菜子了”,也引來了圈外人探尋的眼神,很多人或許沒聽說過“嘉然”,卻知道“菜菜子”。但這樣的明星效應并不會帶來長久的金錢入賬。
相較之下,從零開始,經由彩虹社與B站合作的企劃VirtuaReal出道的“阿薩”,走過的路就更長一些,不過,放長線,倒是釣到了比菜菜子更大的魚。2021年9月2日,他的頁面顯示,有1711個艦團。也就是說,這個月,至少有1711個人愿意為他花錢。
她不是真的,但也不是假的
B站設計了一套氪金機制。每個主播有一支艦隊,粉絲想要上船,船票分成三檔,每月198元可以當艦長,1998元則是提督,最高一檔,總督一個月付19998元。B站官方提供的特權說明

B站官方提供的特權說明

粉絲為什么愿意給紙片人花這么多錢?那張“皮”就是一張“投名狀”。它傳遞了一個最重要的訊息:我能理解你的文化,我也是二次元。直播內容無外乎聊天、唱歌、打游戲,二次元的“皮”是國內虛擬主播和大部分真人主播最不同的地方。
和真人偶像相比,虛擬偶像,是離粉絲距離更近的“偶像”,盡管總隔著屏幕,但只要你進入她的直播間,就有可能跟她互動,變得“熟悉”起來。
虛擬主播還是中之人和粉絲的一場共同創作。長期關注Vtuber的粉絲“柯教興國”在文章中介紹道,Vtuber月之美兔的第一個3D模型便是粉絲制作而后應用于直播之中的。此后,彩虹社VTuber也基本上都有了民間制作的高質量模型。此外,很多主播都會將粉絲二次創作的內容,直接引入直播中。粉絲也會配合主播自帶的世界觀,和她互動。
虛擬主播的粉絲群體,有很多反飯圈的特點。據《全現在》報道,A-SOUL的粉絲杜絕一切小團體,認為“粉絲之間人人平等是內部的首要原則”,而“小團體和粉頭就是三次元飯圈催生的畸形文化?!?br />
他們也不怕展示自己的博愛。澎湃新聞統計分析了這個月為虛擬主播上過艦的粉絲,發現單推或許是迫于窮困,總督大多都很博愛。日本粉絲曾這樣給誤入直播間的歐美網友這樣介紹虛擬主播:“她不是真的,但也不是假的?!逼な羌俚?,人是真的。她的形象不是真的,設定不是真的,但帶給人的歡樂和感動不是假的。
喧鬧中,B站建的這座摩天大廈,也常有人熄燈離去。
底邊主播虛擬主播“花露十一”中止活動后,在畢業感言的最后寫道:“我不甘心,常常流淚,可我的故事終究是結束了。這故事并不太新穎。但好在,生活在別處?!?div class="hide_word">(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呂妍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虛擬偶像,偶像,粉絲

相關推薦

評論(50)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聯系我們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