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聞|兩年幫27位走失者回家,這位外賣小哥被贊是“超人”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王選輝?實習生 李楠?

2021-04-01 13:1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外賣小哥洪成木。

外賣小哥洪成木。

兩年前,來自福建泉州南安霞美鎮35歲的外賣小哥洪成木因一次送餐途中的無意一瞥,第一次幫助走失者回家。事后他便決定走上公益尋人之路,利用自己平日工作走街串巷的特點,在送外賣時幫助更多的走失者。
兩年來,洪成木在當地共幫助了27位走失者,這27個家庭因他重新團聚。因救助延誤送餐的情況也常發生,但洪成木表示自己在告知顧客原因后,一般都被諒解。
“對我來說,幫助這些眼前的走失者比送餐重要。要是我看到他們但沒有停下來幫助,我心里真的過意不去?!苯邮芘炫刃侣劜稍L時,洪成木說。
2021年3月5日,洪成木被評為福建省第一批“最美快遞小哥”。同時,洪成木還獲得了一些機構發放的公益獎金,他表示將把獎金都捐贈給更需要的人。2020年12月,在洪成木和當地民警的幫助下,一位走失老人順利回家。

2020年12月,在洪成木和當地民警的幫助下,一位走失老人順利回家。

遇到尋人信息會轉發至朋友圈,2019年幫助到第一位走失者
澎湃新聞: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關注尋人啟事這方面內容的?
洪成木
:我開始關注尋人信息是在2016年的時候。當時我在泉州的工廠上班,有空時喜歡在網上看新聞,刷著刷著我就注意到一些當地的尋人啟事。
看著那些尋人啟事上走失的有小孩有老人,有的患有精神疾病,有的是智力障礙,我很想幫點忙,讓他們早點回家。我就把這些當地的尋人啟事都轉發到朋友圈,我的朋友還來問我怎么經常轉發這些內容,我說這樣能讓更多人看到,說不定就有見過這些走失者的人。
澎湃新聞:第一次幫助走失者是什么時間?
洪成木
:第一次在街上幫助走失者是在2019年,當時是我做外賣小哥的第二年,正好在送餐路上遇到了一位走失者。
澎湃新聞:當時具體情況是怎么樣的?
洪成木
:那次是很偶然的情況。那天是2019年1月8日,我早上刷手機時看到了一條尋人信息,照例把它分享到朋友圈,接著就去送餐。在送餐路上,我遇到一個男子,他穿著一雙紅色的拖鞋,比較顯眼,我路過他時多看了幾眼。
我越想越覺得眼熟,突然想起早上看的尋人啟事里的走失男子也是穿著一雙紅色拖鞋。于是我馬上掉頭,拿著尋人啟事上的信息仔細核對,用本地方言和他交流,確認了他就是尋人啟事里那位走失的男子。
但當時我聯系不上男子的家屬,手上又有餐要送,我就先報了警,事后他的家屬趕到派出所順利把他帶回了家。
澎湃新聞:從線上轉發尋人啟事到線下親身幫助走失者回家,這次經歷后你是什么感受?
洪成木
:我之前都是轉發網絡上的尋人啟事,從沒想過自己會因在送餐路上無意中的一瞥而親身接觸到走失者,并能幫助對方回到家人身邊。
這次經歷后,我常想到走失者們一個人在路上走著,雖然會有很多人經過他們身邊,但如果沒有人停下腳步去幫助他們,那他們會是多么無助。
所以我便想自己或許可以利用平時工作送外賣走街串巷的特點,留心看看路邊有沒有走失者,盡舉手之勞幫助他們。
兩年幫助27位走失者,“寧愿少掙些錢,也想幫助他們回家”
澎湃新聞:你目前一共幫了多少位走失者, 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是什么情況?
洪成木
:我一邊送外賣一邊公益尋人到現在已經有兩年時間了,這兩年里我一共幫助了27名走失者,他們大部分是短期內走失的幼童、老人或有精神疾病、智力障礙的人。
讓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一位41歲有智力障礙的女士,她是我幫助過的走失者里走失最久的一位,我遇到她時她已經在街上流浪了二十天。
當時是早上十點左右,我剛準備送餐,看到她在路邊的垃圾桶翻東西吃。憑我以往的經驗,我初步判斷她是一位走失者。我翻看網絡上當地尋人信息,果然找到了這位女子的尋人啟事。我趕緊聯系她家人,將她的照片發給家人,家人看到照片很激動,問我現在在哪里,他們馬上趕過來。我叫他們放心,不要著急,我會幫忙看著這位女士。
她看到我靠近,很慌張地走開,看她的神情我能感覺到她不信任我,害怕我是壞人。這種情況我只好先把手上要送的餐移交給同事,一路跟著她,讓她在我視線內,確保她的安全,直到她家人趕來。這前后一共花了一個多小時。
澎湃新聞:外賣小哥給大部分人的印象是風風火火趕著送餐,像你提到的幫助走失者時手上還有訂單,平時你尋人和工作之間沖突多嗎?
洪成木
:沖突肯定是有的,但解決方案也是很多的。
比如2019年的8月19日,我在送餐路上遇到一位六七十歲的老人,他跟我在網上看到的尋人啟事里的一個走失人員特征相符。當時我手頭上有三四個餐要送,但為了陪著老人等他的家人趕來,跟剛剛那位女士當時情況類似,我聯系了外賣站長,跟站長說明情況后,他就幫我協調,把單子交給了附近的同事配送。
如果暫時沒有同事能幫忙送餐,我會跟顧客說明情況,問對方能不能遲一些送到,所幸大部分顧客知道我是因為幫助走失者才耽誤時間后,都還是很支持我的。
但如果遇到一些比較著急的客戶,我會跟他們協調能不能退款,再重新下單,有損失的金額我自己掏腰包賠付。
對我來說幫助這些眼前的走失者比送餐重要,要是我看到他們但不幫的話,我心里真的過意不去。我寧愿少掙些錢,也想幫助他們回家。
澎湃新聞:除了有時無法兼顧工作和尋人,你的公益尋人之路走到現在,還遇到過哪些困難?
洪成木
:在我剛決定邊送外賣邊尋人時,不太擅長與人交流的性格讓我一直很困擾。有些走失者并不是我們想象中的衣衫襤褸,一眼就能被看出來是走失人員的,當我看到這樣疑似走失的人員時,我總是不太敢上前詢問。我擔心把正常散步的人誤認為走失者,那一定會很尷尬。這個問題,曾導致我錯過了眼前的一位走失者。
那天是2019年11月25日,同樣是在送餐路上,我看到一位穿著白色短袖、黑色短裙和絲襪的女子,從外表形象上看跟普通逛街的人無異。然而她在路上東張西望,有點茫然的樣子,讓我又忍不住懷疑她會不會也是走失者。但當時我還是擔心自己誤認,也不懂得要如何和她交流,便直接繼續送餐了。
結果當天晚上,我邊吃飯邊看新聞,就看到了這位女子的尋人啟事。當時我真的很想扇自己一巴掌,我竟然因為怕尷尬,就這么錯過了在眼前的走失者。好在當晚在當地派出所和家屬的努力下,這位走失的女子成功回到了她家人的身邊。
女子的家屬趕到后,她一下哇地哭了出來,說:“我找不到家了,你們怎么現在才來找我?”我知道消息后也趕到了派出所,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很觸動,也更后悔當時沒有鼓起勇氣上前詢問。這次之后,我努力克服自己不擅長交流的缺點,只要覺得對方是疑似走失的人員,我都會上前溝通確認。
我不是“尋人超人”,我只是普通的外賣小哥
澎湃新聞:從最初的不擅交流到現在的大膽上前,你能再和我們分享一些這兩年來積累的尋人經驗嗎?
洪成木
:我的尋人經驗其實很簡單,主要有四步,觀察、判斷、溝通、聯系。
像走失人員的衣著一般會比較亂,眼神散漫無助、東張西望,看著沒有方向感,在一個地方走來走去。
平時我在送餐途中發現有這些特征的人,我就上前溝通。在溝通時如果怕誤認,可以不要直接問對方是不是走失了,試著先閑聊,看對方的精神狀態和語言表達能力再進一步判斷。
有時一些走失者表達不清自己家屬的聯系方式和家庭地址,便可以選擇報警,自己也可以多翻閱一下當地的救助站信息和新聞網上的尋人啟事,看看有沒有對應的走失者。
面對一些不太信任你的走失者,在聯系上對方家屬后,你可以先用手機電話或視頻,讓家屬和走失者直接溝通。
澎湃新聞:公益尋人的事跡被報道后,很多人稱你為“尋人超人”,你對這個稱呼怎么看?
洪成木
:我不是什么超人,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外賣員,我更喜歡大家叫我外賣小哥或者小洪。
其實我做的事并不難,只是盡自己所能,盡量不錯過自己身邊能看見的走失者。大家也一樣,只要有心觀察,參考我剛剛分享的經驗,試著停下腳步,人人都可以是“尋人超人”。
目前我身邊也有些同事問我要如何尋人,想跟我一起幫助走失者回家,我很希望能有更多的外賣小哥能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留心關注路邊的走失人員。大家一起行動的話,一定會讓更多家庭重新團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外賣小哥助走失者回家,公益尋人

相關推薦

評論(10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