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英瑾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

我是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徐英瑾,人工智能會趕超人類智慧嗎,問我吧!

近年來,人工智能發展迅猛,強烈沖擊并深刻變革人類既有的生活模式。從已經廣泛應用的算法大數據、人臉識別,到仍在鉆研發展的人形機器人、刷掌支付,人類對于攀登科技的新高峰樂此不疲,但同時也對深度卷入人工智能的未來感到擔憂與懷疑。
未來人工智能可能有感情嗎?機器深度學習后可能趕超人類智慧嗎?大數據帶我們走向的是“人工智能”,還是“人工智障”?我是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徐英瑾,專長為分析哲學史、心靈哲學、人工智能哲學研究等,著有《人工智能哲學十五講》,人工智能的未來何去何從,問我吧!
367
探索 2021-08-21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8個回復 共57個提問,

熱門

最新

徐英瑾 2021-08-25

講到智慧的本質,智慧的本質是一種對于外界的反應能力,隨著反應的復雜方式的提高,我們就認為智慧的水平不斷提高。比如動物對外界反應的能力都是本能性的,而人類和外界打交道的能力就有極多的組合方式,人類也可以有非常復雜的馬基雅維利式的欺騙套路來欺騙可能的敵人,所以說人類比動物要智能。當然高級的動物,比如猴子,已經有一些欺騙能力了,但是和人類比還是小巫見大巫。從這個標準上,甚至機器或者外星人的智能,也可以按照這個標準去衡量。實際上智能的一個本質是在于它對外界的反應模式的復雜化,越復雜越智能。
智慧的本質既然是如上定義了,那么邏輯和語言就是它的衍生品。為什么邏輯和語言是一種衍生品呢?就是你要讓你對于外界的反應方式變得非常復雜,就需要邏輯工具來使得既有的知識模塊能通過邏輯工具加以豐富化,同時你又需要人際之間的協作使得整個社會對應外部世界的整個套路也復雜化,人際之間的協作就必然會使用語言,所以邏輯和語言是它的一個衍生品。有一種錯誤的思路是認為邏輯和語言作為一種繼承的狀態,是我們要模仿的目標。但是人工智能如果僅僅抓住邏輯和語言,而沒有抓住邏輯和語言得以產生是為了應付生存壓力的需要這一更根本性問題的話,那么人工智能的研究就會走上歧路。早期符號AI之所以走上歧路,就是因為他們只追求末不追求本,他們只追求流不追求源,所以我們不能舍本求末,我們要溯源,這個源是什么?就是個體對環境的一種回應能力。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3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5544444